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距離感(朔間兄弟無差)

極短篇

OOC



凜月已經漸漸習慣了,在樹下睜開眼時,會在旁邊看見那人沾著陽光的微卷髮絲。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零時常放棄自己舒適的棺材,在凜月選擇庭園樹下休憩的日子、靜靜的坐到凜月身邊。

倚著樹葉間落下的點點光芒,捧著自己有興趣的書本,以閱讀陪伴沉眠。


那雙盯著書本的眼眸,一瞬看上去,竟如紅茶部會出現的高貴紅茶那般,光是存在本身就彷彿散發美好的香氣。

小時候的自己也是很喜歡這雙總是笑得彎月似的眼。在這樣的回憶唐突地浮上心頭的同時,凜月看見記憶中的雙眸從書上移開了視線,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就像從封裝完好的過去直接提領出來那樣,令人懷念的視線。


但是,過去終究已經流逝了。


「凜月,吾輩吵醒汝了?」

「沒有。我只是忘了戴眼罩,睡不好。」

雖然,那眼罩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庭園了。


「需要吾輩去找些能當替代品的物件給汝嗎?」

「不用,衣擺借我就好。」凜月側過身,將頭枕上零平放的修長雙腿。他轉身將面朝向兄長那被制服遮掩的腰,扯著對方的制服外套就當起眼罩,將自己的雙眼遮個密實。

他的身上,是和自己一樣的沐浴乳殘留下來的香氣。


「凜月還是同小時候一樣,喜歡跟吾輩撒嬌呢。」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制服被拉皺而不開心,他將手輕輕覆上弟弟的頭上。柔軟的觸感讓零忍不住來回撫摸。


「怎麼可能一樣。」凜月回答到:「從你離開的那一天開始,就再也不可能跟以前一樣了。」


而零只是笑著,沒有接話。

花了一整年,能讓凜月從最初的看見自己就跑、到如今這樣能躺在他腿上任由他撫摸短髮,已經是很好的進步了。

這有些隔閡的距離感終究不是一時半刻可以突破得了的。


他之前從未想過,自己的出國留學,對於當時心靈纖細的凜月造成多大的傷害。

最親密的哥哥倏地離開了身邊,會有強烈的被拋棄感也是自然。

自己虧欠了這個孩子呢。

但不論如何,凜月依然是零最疼愛的弟弟。只有這份執著,隨著歲月變得更加濃烈。

看著將臉埋進自己制服中的弟弟,零的眼中那股寵溺簡直要滿溢而出。


「凜月。」短暫的沉寂後,零出聲了:「汝是吾輩最愛的弟弟。」

「騙子。」

「這是真的。對吾輩而言,比汝還重要的人並不存在。」


「……。」凜月沒回話,只是突然舉起一隻手來,緊緊捉住零的手腕。

原本被捧在手中的書,掉落在草地上,發出悶聲,闔上。

「光會說好聽話,我再重要,你還是會離開。」他抬眼,和零一樣的紅茶色眼眸中,有著混雜傷痛與不諒解的情緒。


「不會再有第二次了,凜月。吾輩向汝保證。」

「你要拿什麼向我保證?」

「這個嘛,」零笑著:「——就拿吾輩的性命如何?」


「我真的會殺了你。」凜月握住手腕的力道變得更重了。

「吸血鬼是不會死的。」

「那就用鐵鍊把你綁在我身邊。」

「吾輩哪裡都不會去的。」

「即使你哀求,也不會放你走。」

「吾輩本來就沒有打算走。」


手腕傳來被過度緊握的疼痛,但零沒有掙扎。

不論如何,他都不會逃開。即使自己必須面對凜月這些年的怨恨與怒氣。


過了一會,凜月才慢慢鬆開捉得過緊的手。

他扯著零的手湊近自己的唇邊,在對方的無名指上留下了淺淺的咬痕。


「……我,喜歡你。」

「吾輩知道。」


他握住了兄長的手,拇指輕輕的在咬痕上拂過。

「我喜歡你。」凜月又說了一次:「哥哥。」


「嗯,吾輩知道。」並沒有對懷念的稱呼背後蘊含的道德顛覆而慌張,零只是靜靜的瞇起眼微微笑了:「吾輩是愛著凜月的。」


他感覺到,兩人的距離正在縮短。

終有一天這令人不適的距離感會消失吧。然後,他跟他的凜月會變得無比親密。

看著再度閉上眼的弟弟,零眷戀的摸了摸對方的髮。


不會再丟下你了。

所以,你也別想丟下我。


Fin.



 
评论(6)
热度(91)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