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雨幕】一、夜裡來雨(朔間兄弟無差)

原著:偶像夢幻祭(合奏明星)
CP:朔間兄弟(可逆)

※腐向,OOC有。
※未來捏造。
※背景捏造。
※兄弟愛是世間的瑰寶。



──以下正文──

 

 

 

一般的情況下,零是喜歡下雨的。
對於一向厭惡陽光的他而言,帶來雨水的濃密雲層可以將那些灼燒皮膚的溫度濾去不少。

不過,夜晚下雨他就不是這麼喜歡了。這表示他若是想把握沒有太陽的夜間外出,必須冒著淋濕的風險。
因此對於現在外頭宛如傾盆落下的雨幕,暗夜的吸血鬼是嘆息比欣喜多了些的。

準備妥當的兩只行李箱已經被他搬到大門去安置,只待自己的夥伴到來,就能將裝有基本生活用品的行李扔上車。
零回到自己位在二樓的房間,拉開書桌前的椅子,隨手揀了本書架上的書,便以盡量使自己感到舒適的姿勢坐下並開始閱讀。

距離和羽風薰約定好的時間還有莫約一小時。





今天是夢之咲學院的畢業典禮。

即將離開這個帶來許多精采回憶的地方,零也是相當不捨。
身為曾經的學生會長,又是UNDEAE的隊長兼三奇人之一,朔間零在這場盛大異常的畢業典禮中,也是眾所矚目的焦點之一。不僅熟識的後輩、就連只有幾面之緣的學弟妹們也紛紛圍繞著他,一一獻上祝福。

只是很可惜的,朔間零直到被眾人簇擁著踏出校門前,都沒等到自己最期待的那份祝福。
不,就算那個人僅僅是前來一如往常的向自己惡言相向,他或許都能夠有這麼一些感到開心。

朔間凜月,他的親生弟弟,直到最後的最後,都未曾出現在即將離開的朔間零面前。

他相信凜月肯定有出席這場畢業典禮,畢竟Knights的國王以及同為三年級的瀨名泉,兩人也是這一屆的畢業生,沒有道理凜月不到場送別。

那個人不是沒有來,而是來了卻不願意見他。
就像他自己所說的討厭自己這個哥哥討厭到極致呢,零有些自嘲的想。

所以到了離開的前一刻,他都沒有機會親口告訴弟弟自己即將離開的事實。
隔壁房間的漆黑,告訴了朔間零,他的弟弟還沒有回家。

而他預估,這樣的雨勢會讓朔間凜月選擇去距離學校較近的青梅竹馬家過夜。
他一向如此薄情,寧可夜宿他人家中也不願回家與他共處。

這些年,朔間零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朔間凜月那種傷人的舉動。可惜現在正隱隱作痛的胸口說明了,他果然還是會為此感到難過。
不過也只是難過了。他告訴自己,不用再繼續追尋了。

畢業或許是一個好的轉捩點,讓他可以放過自己,不必再百般討好那個近乎惡質的弟弟。
如果說上一次的離開造成了弟弟對自己的種種怨恨,那麼這次的離開,朔間零想將它視為讓一切重新出發的起點。
不僅僅是自己,對朔間凜月也是。那個人現在已經足夠堅強,不需要哥哥操心了。

別說是操心了,他簡直是打從心裡拒絕了兄長的存在。經過這幾年的相處,透過那種種的惡意與冷漠,朔間零已經說服自己相信「凜月不再需要自己」這令他近乎絕望的事實。
既然如此,將一切刷白也不妨是個好選擇。凜月不喜歡的,就讓吾輩使其消失在凜月的視線範圍內吧。
就算那個即將消失的是自己,亦同。
畢竟最初,便是自己的離去才造就了那個曾經笑得燦爛的人,變成如今這樣無情。就算是為那次的錯誤負起責任吧。

說真的,朔間零自己也有些期待嶄新的生活會為他展現一個全新的世界。
就算是一片黑暗的世界也無所謂,未知的領域一向令人們著迷,並無法停止探索的衝動。
更何況他可是支配夜晚的吸血鬼呢,前方就算有著窮凶惡極的闇夜猛獸,他也能一笑帶過、輕易的穿梭於其中吧。

他突然想起,曾經在某本書上看過這麼一句話。
能夠殺死吸血鬼的不是聖水或十字架,而是被填滿了絕望與痛苦的心臟。
吸血鬼喜歡年輕而充滿活力的鮮血,透過血液汲取人類身上的正面情緒將其轉換成能使自己飽腹的美食。
而那些令人失去活力的負面情緒對他們而言就如同劇毒一般。一但吸血鬼的心臟沾染上這些毒物,那將會漸漸侵蝕、漸漸深入並腐敗,最終讓不死的鬼怪消逝在原本屬於他們支配的黑暗之中。

可是如果,這樣充滿痛苦的血液源自於吸血鬼自己呢?
朔間零認為自己或許有機會得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外頭傳來了汽車駛近的聲音。
時間到了啊。從房間的窗外看出去,朔間零正好與走出駕駛座的羽風薰對上眼。

揮了揮手表示自己馬上下去,他在闔上書本的同時,突然興起了將手中的書一道帶去新居所的念頭。
然而最終,他還是將書扔到了空蕩的書桌上,隨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自己生活多年的房間。
《坎特雷拉》──基於史實杜撰出來的、描寫禁忌手足之戀的小說。

切薩雷究竟有沒有愛過露克蕾齊亞,現在早已不得而知。
但也不重要了吧,朔間零這麼想著。
愛也好、不愛也罷,到了現在這些都不過是沉於歷史長河中的一段,引人發笑的荒唐故事了。
所謂的愛,也不過是這樣的東西。像這樣激烈而深沉的執著,到最終也只能成為後人的笑話,反到那些曾真心誠意獻上所有的真實之愛,如今多也鮮為人知。
「愛」就是這麼一個諷刺得令人不住失笑的東西罷了。

快步下樓走到了玄關,朔間零纖長的指尖轉開了大門的門鎖,而後他拎起兩只不重的行李箱,走出了家門。
直到一片漆黑的宅邸再度被落鎖、直到車輛運行的引擎聲漸漸遠離,那滂沱雨幕都沒有絲毫減弱,落在地面發出的聲響,就像是誰的內心在豪泣一般,聽著都使人感到不忍。




「朔間,你還是沒有告訴你弟弟嗎?」
「凜月不在家呢。無妨,吾輩晚些發條短信給凜月即可。」
朔間零一如往常掛著輕淺的笑,一派輕鬆的這樣告訴自己的夥伴。
但是為什麼呢,他想著,此時自己竟覺得面頰發麻疼痛,彷彿那樣再平常不過的笑容,得耗費他渾身力氣。
為什麼呢。問著、問著,他卻也一點都不願意知曉答案。隔著讓一切模糊的雨幕,僅今晚,朔間零選擇讓自己停止思考。





──待續。


只是想讓栗子反過來去追哥哥而已。

第二集可能要很久才會生出來。(乾

 
评论(2)
热度(40)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