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雨幕】二、如雨傾盆(朔間兄弟無差)

原著:偶像夢幻祭(合奏明星)
CP:朔間兄弟(可逆)

※腐向,OOC有。
※未來捏造。
※背景捏造。
※兄弟愛是世間的瑰寶。



──以下正文──





無標題 23:37

致 凜月
這幾天沒能見面
因而無緣親自道別
吾輩與羽風君先前早已商量好
在小狗及乙狩君畢業前將暫時搬至已簽約的事務所附近居住
待他們畢業時再另做打算
原想當面說明
可實在沒機會
新居已經定下
吾輩及羽風君已經在前往路上
想必會有一段時間無法與凜月見面吧
不過凜月已是獨當一面的優秀偶像
亦有一群優秀的夥伴
吾輩很是放心
記得好好照顧自己

                                       朔間 零




當朔間凜月看見簡訊並淋著大雨趕回家時,家裡早已沒了人的氣息。
衣更家與朔間家距離不遠,只是那傾盆的雨水還是令他全身濕透。白色的短袖襯衫熨在身上,外頭的灰色毛衣也因吸飽水氣而顯得沉重。一路跑回來的凜月喘著氣,用腳將大門踢上的同時隨手把毛衣脫了扔在門口的地上。
他想起了剛剛在屋外看見的景色。

朔間零的房間,暗著。

朔間凜月知道自己的哥哥平時這個時間,總是開著燈在房間內進行自我練習。因此他很習慣自己從衣更真緒家晚歸時,從巷口就能看見的那抹隔著窗簾被轉化為鵝黃色的暖光。
可是今天卻是暗著的。

他三步併作兩步衝上樓,連敲門都省去,一把拉開了朔間零的房門。
然而房內沒有人。
平時連進門都嫌棄的凜月,如今卻沒有絲毫猶豫的踏進房間。房內的一切看起來都這麼正常,就像那個人只是出門慢跑似的,所有東西都好好的待在原本的位置。

從吸血鬼身上滴下的雨水浸濕了地板上的紅色地毯,昏暗的燈光下看起來、竟像血一般擴散著。

衣櫃被人猛然打開,粗暴的動作使得原木製的上好櫃子發出細小的哀嚎。
霎時之間,朔間凜月只能愣愣的看著空蕩的衣櫃。原先被一件件整齊掛著的衣服、協同本應被壓在最下層的兩只行李箱,一起消失了。

連同朔間零這個人,一起消失了。就像幾年前的那天一樣。

「──那個,混帳哥哥!」最終從他緊咬的牙關,只擠出了這幾個像是用盡力氣般的字詞。
又一次,丟下了他。





衣更真緒拎著朔間凜月放在自己家的書包到朔間宅邸時,看見的已經是友人靠著衣櫃坐在地上的模樣。
他渾身濕透,水的痕跡從門口延著凜月經過的路徑為真緒指引方向,最終停留在凜月坐著的位置。他身下的地毯吸飽水份,產生了不規則狀的水漬。
這個人懶散邋遢的模樣,衣更真緒看過不少次。但像現在這樣狼狽落魄,這卻是頭一遭。

「凜月──」
「真緒,」才想開口,真緒的話語就被凜月生生打斷。他的語氣裡沒有平時的慵懶,也沒有煩躁或怒意,平靜得像是死水,讓真緒忍不住背脊一涼:「那個傢伙走了。」
「那傢伙──是說朔間前輩嗎?」
「對,那個渾蛋兄長。」凜月抬起頭,一瞬之間真緒無法分辨,他臉上的水痕究竟是雨水、或是淚水:「他走了,不見了,一聲不吭的。」

「──我又被哥哥拋棄了,真緒。」朔間凜月低吼著。
這次衣更真緒清楚的看見了,他的臉上下起了燙人的雨。

黑髮少年的絕望撲面而來,使得真緒險些站不住腳。
那是比外頭的傾盆大雨更加冰冷、更加孤獨的,朔間凜月深藏心中許久的悲傷。





──待續。






好短啊這次的更新,下一篇讓凜月直接去找人好了(太懶惰

不過不忍說,這篇我一邊打一邊滿腦子想著「誰叫你對你哥哥這麼壞,現在他走了才在那邊哭」←過激零推(良心呢

 
评论
热度(35)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