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雨幕】四、夕陽似雨(朔間兄弟無差)

原著:偶像夢幻祭(合奏明星)
CP:朔間兄弟(可逆)

※腐向,OOC有。
※未來捏造。
※背景捏造。
※兄弟愛是世間的瑰寶。
※前三篇請戳頭像。



──以下正文──




那扭曲的、病態的、令人作嘔的,可憐又可悲的愛。

朔間零第一次產生「想當偶像」的想法,是在和弟弟一起被雙親送去學鋼琴的時候。
模糊的印象中,二樓的一間小小書房裡擺放著一架略顯老舊的直立式鋼琴。沒有上鋼琴課的日子,朔間零放學回家後總會來到書房,一邊練習鋼琴、一邊等著弟弟回家。
他還記得,朔間凜月抱著還來不及放下的書包,踏著急促的步伐跑進書房找他的模樣。那孩子會帶著甜甜的笑容走到鋼琴椅旁邊,然後喊著「別停別停,凜月還想聽!」的同時,手腳並用爬上椅子和朔間零肩並肩坐在一起。

他會為了弟弟去學習難度較高的曲子,每當他費盡千辛終於成功將弟弟喜歡的樂曲演奏出來,凜月臉上又驚又喜的表情就是最好的報酬。
即使還在懵懂無知的年齡,朔間零也很早就意識到了,凜月對他而言比什麼都重要,那種重要絕非單純的手足之情。年幼的零雖不曉得該怎麼形容這份感情,只知道自己為了凜月的喜樂,什麼都願意做。
因此,當他因為凜月的一句「哥哥說不定能成為很厲害的明星」而決定成為偶像時,朔間零本人甚至沒有意識到這個他人眼中草率至極的決定有任何問題。

朔間零的音樂、朔間零的舞蹈、朔間零的歌聲,一切的一切,源頭都來自於朔間凜月。
扶在自己肩頭上那男孩特有的銀鈴般的笑聲,就是朔間零不斷向上攀爬的動力。弟弟對於自己,簡直就像是命中注定遇見的剋星。自幼聰敏又早熟的朔間零,永遠只有在面對自己心愛的弟弟時才會露出不同平日的軟肋。

啊啊,多麼的可悲又可憐啊,這無處可去且永遠無人知曉的禁忌。
或許在凜月對自己轉為冷淡時,朔間零的內心其實有一絲絲安心。隨著年齡漸長,他自然也漸漸明白了自己對於弟弟的執著在常人眼中何等背德且怪誕。別人也就罷了,他最擔心的是一旦朔間凜月發覺他這份病態的感情,會感到作嘔。
他深深愛著凜月,卻也最怕凜月發覺自己真實的愛是何等扭曲。
這樣也好。在下定決心離開家時,他不斷這樣說服自己。現在離開的話,他至少還能騙自己,澟月對他的厭惡與他那份背德的愛毫無關係。

為了讓在乎的人能在夢之咲渡過沒有遺憾的青春歲月,朔間零用盡了心力。事已至此,他也能放心離去了。
凜月的身邊還有優秀的同伴,以及眾多交好的友人。如果是現在,凜月一定可以擁有美好的回憶吧。

那份不被接受的愛,就讓他緊緊擁在懷裡,帶進暗夜的棺材之中,陪著吸血鬼一同沉眠。



在蟬聲此起彼落的午後夕陽照耀之下,途中幾度敗給炙熱陽光的朔間凜月終於來到了朔間零的新住處。
那是一棟坐落於鬧區巷內的兩層樓民宅。雖然距離鬧區近,卻因為極少有人會特地靠近而顯得相當寧靜。名符其實的鬧中取靜。
凜月抬頭看著眼前的房子,紅橙色的夕照落在二樓的落地窗,折射出火燒似的艷紅吸引了他的目光。深色的窗簾被束在一旁,靠著緊緊關著的窗,角落放著一台漆黑的鋼琴,從凜月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見房間裡有人坐在鋼琴前。
黑色的捲髮被隨性綁在身後,隨著旋律輕微搖晃的背影再熟悉不過。

他想念的那個人,此時正沐浴著灼人的夕陽,在滿溢暖紅的房間裡,以纖長的指尖彈奏著琴鍵。
雙唇微啟,而後又緊抿。朔間凜月本想呼喊出那人的名字,想引起對方的注意,但在聲音即將從喉間擠出的瞬間,他沒來由的感到害怕。

朔間零擁有一雙彷彿可以刺穿他人、銳利又魅惑的眼眸。這是面貌極度相似的兩兄弟為數不多的明顯差異,他的眼神始終不如他的兄長那般有侵略性並充滿魅人的吸引力。
即使一直以來那雙酒紅的眸子看著他時,總是只有滿滿的柔情,但這一瞬間,朔間凜月突然非常害怕跟朔間零對上眼神。
他害怕這個被自己的惡言惡語傷透心的兄長,再也不會用那樣溫柔又包容的眼神注視著自己了。

「真~緒說的真是對極了。」感受到自己的恐懼,凜月自嘲的笑了笑:「我們根本就在互相傷害。我和兄者,都是笨蛋呢。」
身邊的人們說的都沒有錯,他現在終於能夠坦率的向自己承認,這些年來他不過是在鬧彆扭罷了。只是對於最愛的兄長、產生了小小的叛逆期。



仔細回想,凜月突然覺得,自己真正抗拒的其實並不是零、而是對零有著病態佔有慾的自己。
『朔間零?那是我哥哥……但理想的哥哥不是那樣的。』曾經,他對著轉校生的疑問,這麼回答。不過他自己也明白,對他而言「理想的哥哥」,絕對與普世價值那種平凡、單純建立於手足之情的兄長不同。

在我身邊,不准離開。看著我、只能看著我,「專屬於我」的哥哥──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朔間零與生俱來的才華注定了他不會為凜月一人綻放。
當那個人第一次轉頭離開時,朔間凜月的世界簡直崩潰了。他的哥哥,他最愛的、永遠把他擺在第一順位的哥哥,竟然扔下他離開了。
這跟我想要的完全不一樣啊。朔間零離開家的第一個晚上,凜月縮在房間角落這麼想著。

──不要離開,留在我身邊啊。你不是應該專屬於我一個人嗎?
朔間零的離開,讓凜月明白了。「啊,原來我喜歡哥哥啊。」
不是弟弟對哥哥那種敬愛的喜歡,而是更加深沉、背德又激烈的,伴隨著強烈佔有慾的,愛。

可是等凜月終於發現自己的情感,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載著朔間零的飛機早已離開日本國境,穿越層層雲霧,到達他即使努力伸長手臂也勾不著的地方。
將來注定成為世人焦點的,他最愛的兄長,從這一瞬間起,再也不屬於他一個人了。零的音樂、嗓音乃至於笑容,都將成為所有粉絲共同擁有的「共有物」。

這叫凜月該如何忍受。
於是他拒絕承認,那個被眾人愛戴、被眾人「分享」的人,是他的兄長。
理想的哥哥不是這個樣子的。你的喜怒哀樂、你的歡笑淚水,甚至你的汙穢也好、性慾也好、愛戀也好,都是我的。雖然知道這樣強烈又扭曲的佔有慾理論上根本不可能被滿足,但他還是不甘心。
不甘心只有自己被兩人之間不上不下的「兄弟關係」拉扯著,並為此痛苦。



「我只是不能調適自己的病態,才不斷說著那些惡劣的話語吧……」嘆了口氣,朔間凜月收回眼神,直直的望向眼前的大門。
利用零對他的溺愛,用刺人的字句傷害著零的同時,也懲罰著病態又扭曲的自己。
但他現在想通了,比起再次失去好不容易回到自己身邊的哥哥,他願意選擇控制自己的佔有慾,接受並學著壓抑那股帶著滿滿侵略性的忌妒。
像那天晚上那樣痛苦得彷彿心臟都要被撕裂的強烈痛楚,他再也不想體會了。凜月終於發覺,不論如何,唯獨失去朔間零這件事,是他絕對不能夠忍受的。

朔間凜月深吸了一口氣,在心裡默默的下定決心後,終於伸出手、按下門旁那顯眼的門鈴按鈕──





──待續。

 
评论(2)
热度(34)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