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和淨

只是個動漫腐宅
合奏/FGO深坑
》目前主耕《
合奏,朔間兄弟可逆
FGO梅林x羅曼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LOF現在發不了文了,請移駕到下面網址:
http://summer1993.blog.fc2.com

【雨幕】五、蟬時雨(朔間兄弟無差)

原著:偶像夢幻祭(合奏明星)
CP:朔間兄弟(可逆)

※腐向,OOC有。
※未來捏造。
※背景捏造。
※兄弟愛是世間的瑰寶。
※前幾篇請戳頭像。



──以下正文──




當羽風薰打開大門看見同居友人的弟弟出現在門口時,一點驚訝的模樣都沒有。
「喔,朔間家的弟弟終於來了。」手上還抓著手機,羽風一面指了指屋內示意凜月可以進屋,一面和電話另一頭的人說著:「這樣就算任務完成,那我要過去啦。小蒲公英你們在校門口等我就可以了,我開車去載你們。」

隨著對方轉身回到房子裡,朔間凜月小心翼翼的踏進陌生的地方。雖然知道朔間零人在二樓練琴,但他還是站在玄關往屋內探頭,確定客廳裡除了還在叨叨絮絮講著電話的前輩以外沒有其他人,他才略為鬆了一口氣。
脫去腳上的鞋,他沒有向房子的主人討拖鞋,而是就這麼穿著單薄的襪子踏上冰涼的木製地板。

玄關銜接著寬大的客廳。在客廳側邊還有著落地窗,落地窗外是小小的庭院,以純白的圍牆將私人空間與公用馬路區隔開來,艷紅的夕陽穿過沒有掩上窗簾的玻璃,映照在木地板上簡直像灼燒著一般,讓凜月的心跳也漸漸的延燒開來。
好熱。他這樣想著,走近一旁的沙發,就這樣倚著扶手,一語不發地等待放他進門的人講完電話。

這夕陽太過炎熱,甚至連他的思考能力都被燃燒殆盡。僅僅是靜靜地、什麼也沒想地,望著窗外的景色。
那朔間凜月所不熟悉的,如今朔間零天天面對的風景。

「我要出門找轉校生跟阿多尼斯他們了,朔間弟弟你自便吧。」終於將手機收回口袋,羽風薰一把抓起門邊掛著的鑰匙串,對客人這麼說著:「你到這裡前沒多久我才確認過,你哥在自己的房間練鋼琴。上樓後就會看到他的房間了,門口有掛名牌你不會認錯。」

「你好像早就知道我會來了。」對方太過理所當然的態度反而令凜月感到疑惑,他可沒有和任何人說自己今天要來的事情,就連給他地址的衣更真緒也不曉得。

「嗯,轉校生告訴我的。不過推測你會這個時間來的人是你的青梅竹馬,他叫什麼來著……衣更真緒?」微微側著頭思考了一下,金髮的男子說出了他摯友的名字:「他們讓我等著幫你開門,不然一開門就看到你哥的話,你們兄弟應該會尷尬到不行。」

「……這樣啊。」看樣子早在給出地址時,真緒就已經料到現在的發展了吧。朔間凜月低下頭,想了一下後還是輕聲的說了:「謝謝。」
「別謝我,你應該去謝衣更和轉校生。我只是照他們的話做事而已。」揮了揮手,羽風拉開了方才被凜月闔上的大門:「先這樣,UNDEAD這個周末受邀參加一場小型演唱會,我要和轉校生他們一起去看場地了,自己上去找你哥吧。如果你要揍他,記得不要弄壞房子。」

他沒有應聲,而發話者也沒有要等他回答的意思。大步跨出,門很快的就再度被關上,並傳來落鎖的聲音。
空間的溫度一瞬間降了下來,即使窗外隱約傳來的蟬鳴提醒著凜月時序正值初夏,這僅剩一人的空間仍然有種莫名冷寂的錯覺。

他依然靠在沙發扶手上沒有起身。

夕陽隨著時間沉入了天際線,一晃眼才十來分鐘,整個客廳便失去原有的光源,陷入一片黑暗。
然後外頭的路燈亮了起來,給予微弱得幾乎難以察覺的照明。

濃墨般的夜色終於降臨,凜月腦中滿滿都是和自己一樣誕生於黑夜之中的,那位最親密的手足。
啊啊,怎麼辦才好。入夜後,一直壓抑的情緒,彷彿隨著本能釋放似的再也不受控制。
我好想見他。

直到羽風薰已經離開了近半小時,朔間凜月才終於站起身。
如果能夠待在那個人身邊,就算是寒冷也不令人厭惡吧。慢慢地,他走到樓梯口。

窗外的蟬鳴倏地停止,由二樓傳來的琴鍵聲像是被無限放大,清晰的在凜月耳邊繚繞。





朔間零有這麼一瞬間,以為自己正在做夢。
房門被打開的聲音硬生生中斷了他的演奏。下意識的想要回頭確認來者是誰,不料卻被熟悉的聲音所阻止。
「別回頭!」打開他的房門進來的人用略顯慌張的聲音喊著。

零的身體僵住了。
「……凜月?」這溫潤嗓音的主人,是朔間零一輩子也不會認錯的。
他的弟弟,他最愛的人。

啊啊,難道這是夢境嗎?他忍不住這樣想。那個總是對自己惡言相向的弟弟,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呢?
可是身後傳來的腳步聲卻一再的向他證明,這並不是夢、更不是幻覺。

朔間凜月安靜的走到了兄長的身後,然後背對著鋼琴,坐到了鋼琴椅上。
對於早已長大的兩人而言,鋼琴椅不如幼時那般足夠容下兩人。但即使如此,凜月還是堅持靠著邊緣坐下。
兩兄弟肩靠著肩。

「……繼續彈吧。」凜月說。
「繼續彈鋼琴吧,哥哥。我想聽。」

過了許久,朔間零纖長的指尖才再度敲響琴鍵。
聽見鋼琴樂曲繼續奏響,凜月閉上眼,側過頭靠在零的肩上。

外頭的蟬聲依舊高調吵雜,伴隨的優雅的琴聲,一節未漏的被他納入了耳中。
就宛如過去曾經的夏季日常那般,寧靜而又令人難以忘懷的時光。
彼時,蟬鳴此起彼落,就像是驟雨襲來般,擾人安寧。
然而兩兄弟年幼的笑聲就像是張開了雨傘,將惱人的雨水全隔絕於外。

朔間零最愛的弟弟就坐在自己的身邊。
朔間凜月深愛的兄長彈奏著黑白琴鍵。

僅僅如此,整個世界便被他們攢在了手心裡。





──待續。



天啊我為什麼寫到四還沒寫完,我原本只打算寫上下兩篇的(ry
下一篇沒意外就會完結了,之後會集結成薄冊子,多寫一到兩篇的日後談
希望可以趕在寒假的CWT之前寫完它,最近的狀況實在不是很好啊(揉額

评论(6)
热度(37)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