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和淨

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接下來要繼續寫朔間兄弟的話,想把很久以前腦洞的哨兵嚮導paro補起來

佔Tag紀錄一下概要


【哨兵嚮導paro】




》朔間凜月


哨兵,由於個性散漫,被塔內人事部門評斷為能力中等。經常被拿來和哥哥朔間零比較,使他顯得相對不起眼,但本人不太在意,反而覺得正好落得清閒。

由於是少數作息時間和朔間零一樣日夜顛倒的哨兵,加上兩人的兄弟關係,被指派為朔間零的隨身護衛。

嘴上不饒人,卻總是記得為貧血的朔間零隨身攜帶營養補給品。


「兄者其實根本不需要人保護吧?為什麼非要派我來不可。」

「凜月好狠的心啊,吾輩可是脆弱的嚮導呢?」

「在戰場上可以用手扭斷普通人脖子的脆弱嚮導?」

「嘛,因為吾輩同時也是吸血鬼嘛♪」


與朔間零一起住在塔的最高樓層,因此與高層人士相當熟識。雖然經常有走後門的閒言閒語,不過凜月倒是一如往常的任由他去。對他而言,只要別打擾他睡覺,一切都好談。


「凜月你偶爾參與訓練時也稍微認真點,你知不知道最近底層、特別是新人之間一直在傳很難聽的傳言啊?」

「嗯~?你是說『朔間凜月靠哥哥的關係才能住進上層』這個傳言嗎?」

「原來你知道,那為什麼不想辦法闢謠?」

「因為這個謠言說的也沒錯啊,如果不是因為當兄者的護衛,我也不會住到頂層去……雖然我比較想回原本的樓層住。」

「但是——」

「啊啊,真~緒好吵,現在是我的睡覺時間,安靜點啦……」

「喂、凜月你給我起來……!」


精神嚮導為一隻通體墨黑的異色瞳黑貓,和朔間零的精神嚮導合不來(或者說單方面的討厭人家)。

平時把精神嚮導當寵物養著,不會特別收回精神領域。因此經常看見黑貓趴在凜月肩上與其一起行動。


平時沒事不喜歡靠近哥哥,也排斥哥哥靠近自己。

其實比誰都還要更加重視朔間零,但對於兄長曾經違背誓言、與他人結成「臨時結合」而感到無法釋懷。


由於朔間零還未有綁定的哨兵,在朔間零以媒介人身分出席塔內的結合儀式時,會遞補對方的哨兵這個位置,並一同出席。




》朔間零


嚮導,能力出眾,被眾人信賴。

曾經的嚮導最高領袖,如今已經卸任,轉而擔任塔內的媒介人。


雖然身為嚮導,自身的近戰能力也相當優秀,即便因為先天差異而不及高階哨兵如此善戰,但面對年輕/能力較差的哨兵時也能夠很好的保護自己並做出反擊。

不過因為先天貧血,上層還是堅持必須有一名信得過的哨兵跟在一旁。在朔間零的「積極」推薦之下,朔間凜月躺著中槍。


做為塔內的核心決策人員,住在最頂層。以「凜月需要隨時護衛吾輩吧?」為藉口,將弟弟也拐上了最高樓層的房間,兩人的一同住在兩房一廳的套房內。


「搬上來住我是沒有意見,但為什麼非得跟兄者住在同一間?」

「如果沒有住在同一間就失去意義了吧?畢竟凜月可是為了護衛吾輩才搬上來的。」

「……真~緒跟柯基不就住在隔壁而已?他們那邊我記得還有空房,讓哨兵跟哨兵一起住不是比較好嗎?」

「不行喔,凜月的作息時間會打擾到小狗和衣更的。而且如吾輩所說,不與吾輩同住就失去為了護衛特地搬上來的意義了♪」

「……藉口一堆。」


精神嚮導是一隻全黑的小型貴賓,對朔間凜月的精神嚮導很有好感,每次見到對方都會主動跑過去……然後被貓拳三連擊伺候。

和弟弟一樣把精神嚮導當寵物飼養著。


「吾輩的精神嚮導還是一如既往,與凜月家的貓兒交好啊♪」

「……你眼睛瞎了嗎,我家的貓正在試圖抓爛你家狗的狗嘴。」


曾經為了緊急任務,和聖所時期的後輩晃牙組成臨時結合。雖然任務順利完成,但事後兩人都因為排斥效應而大病了一場。

身體機能不如哨兵的朔間零為了能有效的休養,辭去了嚮導領導的工作,申請離開塔轉而去醫療設備更先進的國家醫療中心住了一年。

也以此事為契機,一向黏著他的弟弟態度突然轉變,對他異常冷漠。這讓朔間零傷透腦筋。


「唉,吾輩老了不中用了,凜月不要吾輩了呢。」

「知道自己被嫌棄就好。反正要你的人多到可以排到隔壁鎮,你自己去挑一個定下來不就好了。一直這樣不找個哨兵綁定,搞得我必須跟著你保護你,我很煩。」

「但吾輩只想和凜月……」

「NO。」




》臨時結合一事&兩兄弟關係的轉變


朔間零比凜月更早經歷「覺醒」。

當時的凜月知道哥哥是嚮導、並且未來會和另一個人成為比自己還親密的關係,哭鬧了許久。

朔間零覺醒後不到一年,凜月也迎來了覺醒。知曉自己為哨兵並且與哥哥契合度極高,讓他滿心歡喜的拉著哥哥,約好兩人都離開聖所成為獨當一面的哨兵與嚮導時,要成為搭檔。

因此,當凜月畢業前夕,朔間零由於緊急任務與晃牙組成臨時結合時,他感受到了極度的憤怒與被背叛感。


「反正哥哥跟我不一樣,不是非我不可。」

「既然只是我一廂情願的話,這種可笑的期望不如不要。」


只能說,哨兵們的占有欲真的很強呢(ㅅ˘ㅂ˘)(喂


平時凜月都使用小白片(塔內製造的人造嚮導素)來控制五感過於敏銳的問題,即使朔間零不斷表示自己可以像以前在聖所時一樣、幫助凜月控制五感問題,但總是被拒絕。


「凜月明明可以來依賴吾輩呢,明明吾輩一定比那種人造劣品好多了。」

「那請你去找更需要你的人,這座塔內渴望嚮導的哨兵多得事,有時間在這裡跟我吵、不如去救救他們如何?」

「但是吾輩只想幫凜月梳理精神呢♪」

「閉嘴,騙子。」


评论(4)
热度(55)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