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和淨

只是個動漫腐宅
合奏/FGO深坑
》目前主耕《
合奏,朔間兄弟可逆
FGO梅林x羅曼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LOF現在發不了文了,請移駕到下面網址:
http://summer1993.blog.fc2.com

【FGO】為深紅酒盞斟滿酒(酒吞x御主)

※說好抽到酒吞姐姐就寫文章還願
※御主的名字採用劇場版的藤丸立香,但御主是女孩子喔
※比起CP向個人覺得比較像友誼向
※謝謝酒吞姐姐願意來我家,還有一篇金時x酒吞我晚點寫(大哭



─以下正文─



立香聽見了有人在敲門的聲音。
「御主?」房間的自動門傳來開啟的聲音,甜膩的聲音自門口而來,然後立香很快便嗅到了酒的香氣。
那是屬於她所熟知的,那人身上一直以來的氣味。
「真是,怎麼能就這樣趴在桌上睡著呢?御主的筋骨已經不是頂好的了,這樣下去可會變得能輕易被妾身折斷吶?」隨著布料被拖曳在地上的聲響,總是滿身酒香的酒吞童子走到了趴在桌上睡著的立香身邊,她將手上捧著的盒子放到桌上,伸手揉了揉立香留有壓痕的臉頰。

「呵啊……就算是現在,酒吞也能輕易把我的骨頭折斷吧?」揉了揉眼睛後,立香一面伸展著僵硬的背部肌肉,一面打呵欠:「而且我是不小心睡著的嘛。」
「妾身可是忠於御主的鬼喔,會為御主盡心盡力,才不會折斷御主的骨頭吶。」
「姆姆,我就姑且相信你說的話吧。」制止了酒吞似乎因為不滿開始將自己的臉頰拉扯成奇怪形狀的動作,立香在救回自己的臉後,從一旁拉出了小板凳讓酒吞能夠坐下:「這個時間點來房間找我,怎麼了嗎?」
她說著,瞥了一眼時鐘。時間剛過晚間12點。

「對了對了,妾身是來送賀禮的吶。」坐下後,酒吞將自己帶來的盒子放到了腿上,接著從中取出了三個顏色的紙籤:「來,御主。選一個顏色吧?」
「嗯?什麼東西?」思考了一下,腦中的疑惑很快就得到解答:「啊,對。過12點了,已經是我的生日了。」
「對吶,妾身的御主,今天開始就是18歲少女了,可以合法飲酒了吶。」笑容中露出了鬼特有的尖牙,酒吞將紙籤遞到立香眼前:「來,抽一種酒吧。18歲生辰就得喝酒享樂的度過,不論哪一種都是妾身珍藏的美酒,御主大可放心吶。」
「嗚哇,所以這是捧著一堆酒來我房間勸酒的意思嗎?」
「御主可不能拒絕妾身,之前妾身向您敬酒,您都讓妾身等您18歲再喝,這下您可賴不掉了。」酒吞那與年齡不符的稚嫩臉龐浮現了些許委屈的表情,就像真的為此感到難過一般。
「沒有,我沒有要拒絕,妳放心啦。」連忙揮著手否認,立香對於酒吞每次這樣裝委屈就是沒轍:「我選,我選就是了。隨便一張都可以吧?」
酒吞纖長的手指輕輕捻著黑、白、紅三種顏色的紙籤,立香想也沒有多想,隨手便抽起了黑色的籤。

「啊啦啊啦,御主您這可真是選了一種令妾身出乎意料的酒吶。」從對方手上接回黑色紙籤,酒吞那一直游刃有餘的面容難得出現了驚訝的神情:「誕辰這種值得慶賀的日子,您既不選擇喜慶的紅色、也不選擇純潔的白色,反而選了不潔的黑色嗎……」
「我選黑色就這麼讓妳驚訝嗎?」偏了偏頭,立香與酒吞相反,似乎一點也不認為這個選擇有什麼好訝異:「我喜歡黑色,可以包容所有的顏色,不覺得挺棒的嗎?」
「呵呵……真不愧是妾身的御主,對事物的見解相當獨到呢。」將三張紙籤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中,酒吞從盒子裡取出了艷紅色、美麗的酒盞:「被他人視為汙穢不潔的黑暗,在御主眼中卻是能海容四方的君子啊……這個想法真不錯,妾身很喜歡吶。來,這是給您準備的酒盞。」
「至於您抽到的酒呢,是這壺。」立香接過酒盞後,酒吞並沒有再從盒子中取出酒壺,而是從自己的腰上拿下了一直以來隨身攜帶的酒葫蘆:「恭喜御主,是大獎呢。您將成為唯一一位,品嘗過妾身的神便鬼毒酒、卻沒有死去的幸運兒呦。」





時間是凌晨一點半。
神便鬼毒酒對於初次品酒的藤丸立香而言,顯然太過濃烈。才幾杯黃湯下肚,就已經開始言語不清,這不,才不到一個時辰,她便已經躺在地上,將頭枕在一同對飲的酒吞腿上,沉沉睡去。
「御主對於妾身真是信任吶。」一手捧著方才立香使用的美麗酒盞,酒吞仰著頭,看著房內因為迦勒底的技術而投影出星空模樣的天花板:「不但不擔心飲下妾身的酒會不會中毒、喝醉後更像個孩子似的。如此放心地躺在妾身腿上,都不擔心妾身會對您不利嗎?」
用光線投射出來的虛假滿月高掛在天上,就像真的在對月品酒般。
「真是的,今天該是新月的日子吶。真希望設計這個投影技術的人可以在這方面多下點功夫。」將唇抵在酒盞邊緣,和酒器一樣艷紅的唇像是和器皿融為一體。酒吞抿了抿唇,輕酌著這自從回應御主的召喚後,就從未改變過的酒香。

酒吞童子,日本歷史上有名的大妖怪。
像她這樣惡名昭彰的妖怪,怎麼會回應藤丸立香這樣一個愛笑的小女孩,做為從者被召喚呢?這點連酒吞自己也覺得詫異。
當然,她並不討厭立香。只要有美酒可以喝,有宴席可以作樂,不論是給什麼樣的人打手她都不會在意。更何況,酒吞也很明白,立香給予從者們的自由遠遠大過許多過去那些有名的魔術師們。這也是為什麼,整個迦勒底能夠以這個小女孩為中心,讓各方英雄偉人都願意駐足於此。
不過她今天稍微有點明白,為什麼包含她自己在內,這麼多從者願意回應這名小女孩的召喚了。
「可以包容一切的黑……嗎?」被酒吞凝視著的滿月似乎是受到了什麼干擾,投影畫面出現了一瞬間的雜訊,僅僅這一瞬間的缺陷,就讓酒吞皺起眉頭:「……待人理修正的那天,妾身定要帶著您去大江山,一同設宴飲酒吶,御主。」

「如果能和您一起,在真正的滿月之下,對酒當歌、飲酒作樂,身為鬼的妾身也能感受到喜悅吧。在那之前,妾身就再陪您一段時間吧,我親愛的、可愛的御主。」



Fin.

评论(2)
热度(52)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