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病態Relationship(TiTDE)

畢業製作太忙了,只好用舊文來混個更新(躺平


※原著:艾爾之光

※CP:TiT(時空追擊者)xDE(狂噬者)


!注意!

※繁體注意

※兄弟設定有

※偏離遊戲主線有

※很短,極短篇

※OOC有

※TiT跟DE都病病的注意


如果上述全部接受,請繼續往下看。



─以下正文─



00. 


人的身體,真的是消耗品呢。

每個人的天生體質都不太一樣,並且所有的內臟、器官、組織,都會依據各人使用的方式而有不同程度的耗損。

──如果說,身體的耐久度有個可以被質量化的數值,我的身體現在肯定已經是負值了吧。

老實說,已經連疼痛都麻痺了。

身上連接著無數的管路,到底是從我的身體裡抽出了些什麼、還是往我的身體裡灌入些什麼,都分不清楚了。五感早已經麻痺。

照常理判斷早該失去機能的身體,卻被這些繁瑣的儀器吊著生命。代替著沒有機能的心臟傳輸著全身的血液、取代了失去功能的肺臟往血液裡注入氧氣……這副早該腐敗的軀體,就這樣維持著令人費解的生命機能。

聽說我清醒的時間非常的少。

之所以是用「聽說」,是因為這些事情都是TiT告訴我的。我自己連什麼時候是現實、什麼時後是夢境都有些分不清楚。

只要清醒就會看見TiT。

但我就連在夢的世界裡,也還是見到TiT。

除了他以外…誰都不存在,也不需要存在。

大家一定不知道的吧,我其實一點都不恨TiT讓我用這種半吊子的模樣活著。

其他人總說,TiT這樣是在折磨我。早應該死去的身體被半強迫的維持機能。他們說這樣給我帶來的只有生不得死不了的痛苦。

只有TiT懂我真正想要什麼。

『哥哥,你恨我嗎?』TiT也曾經這麼問過我。

我當時,是怎麼回答他的?


01. 


暗褐色的血液透過管線從哥哥的身上被抽出。然後經過了機器、注入了氧氣,鮮豔的紅色又再度回到的他的身體裡。

房間內充斥著消毒水也掩蓋不掉的血腥味。儀器平穩而規律的聲音成了這安靜得嚇人的空間唯一的存在。

我坐在床邊,用發電機瀏覽著哥哥身體狀況的詳細資訊。細細的、緩慢的、一絲不漏的。

哥哥清醒的時間真的很少。

或許是因為這種扭曲的存活方式給他帶來太大的負擔,導致他很難維持長時間的意識。

但對我而言,只要哥哥能待在我身邊、不管是變成什麼樣的姿態我都不在意。

我也曾經懷疑過,自己這樣做對哥哥真的好嗎?會不會我的舉動帶給他過大的痛苦?

我永遠會記得當時哥哥怎麼回答我的。

『TiT,你不覺得對於一起看過地獄的我們……這種問題有點可笑嗎?』那張蒼白到有些泛黃的臉浮現了許久不見的笑容,淺淺的、卻深深的被刻印在我的腦海裡,『我想要什麼,你應該比那些人都還要清楚。就算今天我真的恨你了……那也是我愛你的一種方式。所以,別懷疑自己。如果是你,不管對我做什麼我都會同意的。』

哥哥滿溢而出的、那有些病態的溫柔令我清醒。我應該最清楚他想要什麼才對,怎麼會問這種問題呢?

「……。」停下了瀏覽資料的動作,我側過頭看向躺在床上的那個人。然後輕輕的伸手撫過他幾乎沒有溫度的面頰。

我是不會讓你死的。

──永遠待在我身邊吧,哥哥。不論是以什麼模樣。因為…這是你允許我這麼做的,不是嗎?


Fin.

 
评论(16)
热度(31)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