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不懂哭泣的男人(赤安)

原著:名偵探柯南
CP:赤井秀一x降谷零

※腐向,OOC有。
※組織消滅設定有。
※赤安已經交往/同居狀態。


─以下正文─




赤井秀一是個不懂哭的男人。



浴室裡傳出水流的聲音。
消失了一整天的赤井,早些時候才剛回到了兩人同居的住處。看上去並沒有什麼不一樣,他湊上來抱了一下已經準備睡下的我,然後被我嫌棄一身汗味的踢進浴室。

他看著我的表情還是那樣平淡、偶爾淺淺的笑著,一如往常。
是的,沒有不一樣。
他還是平常的他。

目光滯留在亮著燈的浴室門口一陣子,然後呼出了一口氣,我放棄繼續閱讀手中的推理小說。夾進書籤後,隨手擱置在床頭。
或許我現在應該躺下。我該睡覺的時間到了,以今天的狀況來說。

掀開雙人床上那柔軟的羽絨被,我將自己埋進了棉被之中。
其實毫無睡意,卻仍是安分的閉上雙眼。
現在的我,已經睡著了。

因為已經睡著了,對發生的事情是沒有記憶的。對吧?

浴室的門被打開了。

隨著關燈的聲音傳入耳中,我先是聽見了毛巾粗魯得擦拭頭髮的聲音。啊啊,別這麼粗魯的把頭髮擦乾,這樣會讓頭髮第二天變得難整理啊。心裡默默的抱怨著,卻仍是沒起身。

很快的,似乎是料理好了自己的短髮,赤井掀開了棉被的一角,躺上了床。

我翻身背對他。

「……零君。」他輕聲的呼喚了我的名,而我難得的、沒有回應他。

溫暖的體溫從背部傳來,腰間有了被人環抱的確切感受。臉被埋進了我的肩窩,赤井的短髮搔得我有些不舒服。
我沒有推開他。已經睡著的人,是不會因為這些事就推開一個人的。

赤井的呼吸少見得有些混亂。

「零君……」他再度喊了我的名字,這次的語氣更加放輕。
像是在掩飾什麼似的。
「你睡著了,對嗎?」他問。

已經睡著的我怎麼會回應你呢?真是個笨蛋啊。我默不作聲,只是在心裡這麼想著。

見我不搭話,他將抱著我的雙手收得更緊。
「……我已經忘記今年是第幾年了。」他開口說到。
我知道,他不會希望我回話的。

「抱歉,零君。」說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道歉,我透過睡衣感受到溫熱的濕意。
沒事的、沒事的。只是這樣的話不會用醒一個已經熟睡的人。
「抱歉…對不起……」像是要將心裡的所有愧疚傾倒而出,他反覆的重複這幾個字。

沒關係的啊,真的。
不論你是因為什麼而道歉,真的沒有關係的。秀一。
我都知道、也都接受的。最初就是明白了一切,卻還是答應陪你走下去不是嗎?

那絕對不是落淚的聲音對吧,肯定是已經熟睡的我在做夢。
因為你希望自己是個不會哭泣的男人,所以在我心中你永遠會是那個不懂流淚的赤井秀一。

「…對不起、明美……」
赤井的聲音並沒有哭腔,對吧?
他才沒有哭著和早已去世的宮野明美道歉。

你不希望我知道的、不希望我看到的、不希望我聽到的,我全部都不會有記憶。
所以可以的,可以喔。哭泣也沒關係,表現出沒出息的一面也沒關係。我都不會記得,也不會有任何印象。

閉緊雙眼掙扎著翻過身,我緊緊抱住赤井。
我是熟睡的,只是翻了個身,順便撈了個抱枕而已。

顫抖著起伏的胸膛,甚至能讓我想像出對方悔恨的表情。

今天只是一個平凡的日子。
即使同時是宮野明美的忌日,但也只是個極其平凡的日子。
因為你希望我這麼認為,所以就是這樣。



赤井秀一是個不懂哭的男人。
我的記憶中,沒有赤井哭泣的模樣。

秀一是如此希望的。



Fin.



後記:
大半夜的我不曉得自己在幹嘛…(扶額
覺得以赤井的個性,絕對不會希望被降谷看見自己哭泣的模樣。
然而人都是有感情的,會後悔、會難過、會落淚。
滿足赤井那個「自己是不會落淚的」這樣的自我要求,或許算是降谷的一種體貼吧。

『我都知道、也都接受的。最初就是明白了一切,卻還是答應陪你走下去不是嗎?』
降谷很了解赤井的過去,所以他什麼都知道,包含赤井對於宮野明美那份深深的愧疚。

赤井是去為宮野明美掃墓了。降谷知道,但不說。
赤井總是在每年掃墓回來後,會承受不了累積多年的情緒而潰堤。降谷也知道,但不說。
赤井除了對於宮野明美的愧疚以外,也因為自己總是無法放下明美,而認為自己愧對於降谷。降谷也知道,但還是不說。

因為這些都不是赤井會希望降谷知道的,所以降谷總是默不作聲。
你不希望我知道,我就不會知道。留給你顏面、更是在回憶中留給你一些私人的空間。

赤井絕對明白降谷根本還醒著,可是面對降谷體貼的好意,他仍然是接受了。
今晚的一切都成為秘密,破曉後便沒有人會記得。

赤井還是那個對許多事都冷漠以待的赤井秀一。
降谷還是那個總愛調侃戀人出糗往事的降谷零。

感覺自己想表達的事情很多,但似乎都沒寫到…(抹臉)
如果這篇文章能讓大家有這麼一點點覺得有趣,那就太好了。

 
评论(6)
热度(51)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