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菸癮(赤安)

原著:名偵探柯南
CP:赤井秀一x降谷零

※腐向,OOC有。
※組織消滅設定有。
※赤安已經交往/同居狀態。

─以下正文─

從降谷零洗完澡出來,那個令人煩躁的聲音就沒有停過。

那個煩人的聲音,是來自站在陽台一邊抽菸一邊喝著酒的赤井秀一。
他握著裝有冰塊與波本威士忌的玻璃酒杯,平時扣下板機取人性命的纖長食指,一直不斷敲擊著玻璃杯的外側杯面。叩、叩、叩、叩、叩,聲音不大卻使人覺得焦躁的規律聲響毫無遮掩的傳進了降谷零的耳中。

那傢伙是在煩躁什麼啊,搞得我也覺得煩!他抓了抓自己淺金的髮,想。

看了看平板中正在播映的推理影集,又看了看獨自待在陽台發出噪音的赤井秀一。一番掙扎後,降谷零為了消除那個煩得要死的聲音,嘆了口氣,從床上爬起身認命走向陽台。

「赤井。」踏進陽台並關上身後落地窗的同時,他開口喊了對方的名字:「你到底在做什麼?一直用手指去敲杯子。」

「嗯?」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發出聲音,赤井秀一在聽見降谷零的質問後,先是愣愣地低頭看自己的手,然後才轉過頭露出了有些歉意的淺笑:「抱歉,我沒注意到自己在敲杯子。」

「你是怎麼了?」走到陽台邊和對方一起靠著欄杆,降谷零問。

「沒什麼。」把酒杯放到了一旁的桌上,赤井秀一舉起了燃燒中的菸深深吸了一口:「有點焦躁而已,應該過一段時間就好了。沒事。」
說著,他一邊像是要對方安心似的,順手揉了揉戀人的頭髮。

「別揉,我又不是小孩。」有些彆扭的檔開了赤井秀一的手,在情事以外的時間降谷零一向是不太習慣撒嬌、更不習慣被當成孩子看待。
這件事在他們卜一交往就有過不少摩擦,畢竟已經習慣照顧弟妹的赤井秀一,總是會很自然的將降谷零劃歸於『自己想照顧的人』,並且對其各種寵溺。
然而降谷零不是那種會恃寵而驕的人,早已習慣獨立的他,對於赤井秀一這種近乎盲目的溺愛反而比本人還更懂得適可而止。再說,他也並不喜歡被對方當成小孩子那般的對待──雖然他其實對於對方如此寵愛著自己這件事,感到無比開心。

幸運的是他們很快就達成了共識。這點習慣上的差異,對於已經歷經許多事情的他們而言似乎不夠成威脅。

「抱歉。」連著兩次道歉,赤井秀一看上去卻似乎沒有任何的不悅。緩緩吐出被吸進肺部的白煙後,他放棄撫摸對方的髮,改而將人拉近身邊輕輕抱住。
他對於這個人的忍耐限度好似是永遠沒有底線的。

任由正在抽菸的戀人擁抱自己,降谷零在半透明的菸穿過眼前消散那瞬間,感受到了淡淡的違和感。
香菸的氣味有些怪異。
「你換菸了嗎?」轉頭盯著赤井秀一夾在兩指之間的香菸看,他的鼻尖隨著嗅聞的動作抽了抽:「怎麼覺得聞起來不太一樣?」

「昨天剛換。」從胸前的口袋裡抽出菸盒,赤井秀一有些惡意的將菸盒輕輕壓在對方微微抽動的鼻尖上。

「唔。」皺著眉把騷擾自己鼻子的物體拿掉,降谷零沒好氣的說:「你就不能好好的遞給我嗎?」

然而那個男人只是再度吸了口菸後,笑而不語。

「哼。」沒有打算理會那個人的惡趣味,他仔細看了看手中的菸盒。的確不是對方之前常抽的牌子──也同住一段時間了,赤井秀一委託他在回家的路上幫忙買菸這種事自然也有過不少,他很清楚對方是抽哪一牌的菸。
為什麼突然換菸呢?好奇心一旦被勾起,就再也平息不下來。好在赤井秀一對於戀人那種凡事都想知道真相的好奇心一直都相當放任,也就由著降谷零對自己的菸盒又翻又看。

然而他不過熄了快燃燒殆盡的菸,再度拿起酒杯,這短短的時間內,曾經自稱偵探的那個人就找到問題所在了──「赤井,你在戒菸?」這包菸歸屬在淡菸的範疇,但赤井秀一這個重度菸腔在此之前抽的都是嗆死人不償命的濃煙。
是怕突然完全禁止,戒斷症狀會太嚴重,才先從改抽淡菸開始嗎?
「啊啊。」極其簡潔的回應後,他舉起杯子喝進了一小口波本威士忌。

「原來你這麼焦躁是因為菸癮發作……」再度看了一眼那個有些陌生的菸盒,降谷零隨手將其扔還給赤井秀一:「怎麼突然想戒菸?」
身手矯健的男子毫不慌亂的穩穩接住。
「因為二手菸對身體不好。」將菸盒放回了胸前的口袋,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冰塊撞擊了杯緣,聲音清脆。

「我又沒有抱怨過,幹嘛啊你……」聽出對方的言外之意,降谷零咕噥著:「而且你都會到陽台抽,我又吸不到。」
『我不想讓你吸二手菸。』這種心思,從他發覺赤井秀一幾乎不會在房內抽菸時就知道了。
「不只這樣吧?戒菸的理由。」伸手拿走了對方手上的酒杯,降谷零傾斜杯身後輕啄了一口。

「因為,」嘆了口氣,菸癮發作的男子難得如此輕易說出實話:「我想陪你久一點。」

「……我又不會因為你抽菸就離開你啊?」突如其來的真情告白,卻令喝著威士忌的公安摸不著頭緒。

「不是那個意思。」赤井秀一伸手,抱住了降谷零。
他呼出一口長長的氣。
「就算我的身體能力再好,我的身體也只有一具、命只有一條。」把臉埋進對方的肩頸,鼻息間充滿戀人的氣味,讓他十分放鬆:「不好好照顧的自己的身體,我的健康狀況肯定會垮台得比你快得多。」

「嘿──我家的FBI大人還真是設想得十分長遠啊?」單手抱住赤井秀一的背,降谷零的語氣裡有著些許的揶揄意味:「可是為什麼剛剛的發言聽上去,很像上了年紀的菸腔的心聲啊?」

赤井秀一笑了。

「嘛,不過一邊喝酒一邊抽菸,對身體似乎也好不到哪去呢?」把酒杯放回桌上,降谷零像是對待小孩似的用雙手揉亂對方難得沒有戴著帽子的髮。

「別這樣,這是我壓菸癮的方式。」
「用喝波本來壓菸癮?」

他點點頭。

「那麼為了完成FBI的心願,我只好把家裡所有的波本威士忌都藏起來了。省得你菸戒了,卻喝壞自己的身體。」惡作劇般的語氣,降谷零在赤井秀一終於放開自己後,拿起放在一旁的酒瓶,作勢要拿進房間藏起。

「這樣的話,」拉住了對方的手把人拉回身邊,FBI低下頭輕輕在公安的唇上落下一吻:「我只好享用藏不起來的那位『波本』了。」

「真虧你可以用這種正經的表情說出這種調情的話,」降谷零笑著,輕輕咬了咬戀人的下唇:「可以啊,看在你這麼有心想戒菸的份上,特許你用我來壓菸癮。」
方才赤井秀一說的那番話,要說完全沒讓他感動,絕對是騙人的。
一想到他是如此認真的想和自己一直走下去,降谷零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

「這樣的話,可能會讓你累垮。」赤井秀一看上去心情也相當不錯,他再度從對方的唇上偷走一吻:「你知道,長年抽濃菸造成的菸癮是很難壓抑的。」

「可別小看日本公安。」笑著掙開了對方的手,降谷零的語氣中充滿自信:「好歹我對自己的體能還挺有自信的。」
拿起了一旁已經見底的酒杯,他在裏頭注入少許的波本威士忌後,放回桌上:「今天只能再喝這樣囉,剩下我保管。」

「啊啊。」依舊是那簡潔的回應,被控制飲酒量的人輕易的同意了。

「你慢喝,我要進房間開冷氣了,外面好熱。」捧著酒瓶準備回房內,降谷零在拉開落地窗後回頭看著對方:「我會把冷氣溫度調低一點,免得一下就熱得受不了。」
他的笑容裡有著邀請的意味。

那個表情真是性感的令人難耐啊,赤井秀一想。
桌上那杯威士忌對他而言突然沒了吸引力,他收拾起酒杯,很快的就追著降谷零的腳步進入房間。

窗簾被兩人拉上,陽台只剩下漸漸被沖淡的菸酒氣味隨著夜風逐漸散去。
而房內情慾正濃。

Fin.




我,我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我原本想寫大人式的戀愛,結果變成兩個傢伙互相用很奇怪的方式調情……(掩臉)

 
评论(12)
热度(183)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