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旅遊三十題】放在桌面上的兩張機票(赤安)

旅遊三十題。01。放在桌面上的兩張機票

原著:名偵探柯南
CP:赤井秀一x降谷零

※腐向,OOC有。
※組織消滅設定有。
※赤安已經交往,但尚未同居。
※我說那個FBI,任務都結束了你還想在工藤宅賴多久?
※或許賴到宮野志保把APTX-4869的完整解藥研發出來吧。By長假中的FBI
※其實他是想賴到降谷君點頭答應他搬去住。By知名推理小說作家



如果上述全部接受,請繼續往下看。



─以下正文─




天邊才正泛起有些艷麗的晨光。到底已經在辦公室裡看多少次天亮了呢?降谷零忍不住這麼想。
把最後一筆資料交給臨時被他Call來交班的風見,他在部下感動的目光下,匆匆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家。

為什麼風見這麼感動呢?

那是因為,被其稱為「日本公安的驕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超級工作狂降谷零,即將開始他當上日本公安以來,第一次自己向上面要求來的長假。
那個降谷零居然主動索求假期出門渡假,這可是前所未聞的事。
以往他總是直接將多餘的彈性假日換成加班費,就算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也經常留下來繼續工作。凡事要求盡善盡美的他,工作狂傾向已經嚴重到部下們必須軟硬兼施、各種手段用盡,才能說服他回家休息。
而且還不是每一次都成功。

因此當他主動要求放長假時,他的部下們差點用感動的淚水淹沒了辦公室。
終於!過了這麼多年,降谷先生終於懂得讓自己休息了!
即使降谷先生改變的原因是來自於那名(在他們眼中)該死的FBI,他們也覺得可以忍受。畢竟,沒有什麼比降谷零的身體更重要。

不過他們對於得到降谷零青睞的赤井秀一,依然敵意滿點就是了。

「那麼,祝您假期愉快。降谷先生。」
「嗯。我先走了,一個月後見。」
把桌上的隨身物品掃進公事包,降谷零再度確認一次自己的交接有無疏漏。確認自己已經把進行中所有案子的資料都交給了風見後,他拎著公事包向部下揮揮手,快步走向停車場。





這次主動要求放長假的事,身為即將和他一起出門渡假的旅伴兼戀人,赤井秀一想當然耳是知情的。
而且他非但知情,還給了降谷零一個大驚喜。

……我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給了他備用鑰匙。看著側躺在自己臥室床上的赤井秀一,降谷零腦海中只冒出這個想法。
不過他也不打算追究太多,畢竟自己在赤井秀一家──嚴格說來是工藤家,喝得爛醉如泥的次數也不少。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喝醉,做了什麼都不會有印象。或許是在那時候把備用鑰匙交給了對方也說不定。

降谷零對於躺在自己床上的這個男人十分的信任。
光是在赤井秀一身邊,降谷零敢放任自己喝到醉這一點,就足以顯示他如何信任對方。畢竟他的酒量雖然好,但只要喝醉了就等於幾乎沒有防備。因此平時跟人對飲,他總是很小心的控制自己的飲酒量。
但面對這個男人時,他往往都是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赤井秀一也曾問過,難道降谷零不怕他趁他醉倒時,對他做些什麼嗎?
降谷零是這麼回答的:

『反正沒喝醉你也會做,有差嗎?』

這麼說也是。
男人莞爾一笑。





「喂,FBI。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把我的床還我!」已經進浴室將自己這幾天的疲憊都清洗乾淨,換下西裝穿上了居家服,降谷零把擦拭頭髮的毛巾掛在肩上後,雙手插著腰站在自己的床邊大喊。
床上的男人卻不為所動。
「赤、井、秀、一!」低下頭在對方耳邊大喊著他的名字,床被占據的那人聲音聽起來除了不悅還有點無奈:「我已經三天沒睡覺了,快行行好把床還給我!」
降谷零知道自家戀人向來淺眠,估計在自己回到家的時候早醒了。
現在不過是故意佔據著自己的床鋪,跟他鬧著呢。

「……。」聽見戀人已經這麼多天沒睡,赤井秀一才終於睜開眼看向對方。
他將棉被掀開一角:「不考慮讓我陪你睡嗎,零君?」

「不考慮謝謝。」毫不留情的一秒回絕,降谷零扯著對方的手,硬是將對方從床上拖下來:「單人床是要怎麼躺兩個大男人啊!」

我抱著你不就好了。赤井秀一的腦中一瞬間冒出了這樣的念頭,但最終他還是沒說出口。在面露疲態的公安將自己拉下床後,他認命的站起身。
見自己的床終於空出來,降谷零二話不說立刻窩上床。動作之迅速,甚至讓FBI愣了一下。

看來他真的累了啊。

「飛機是今天下午的,在此之前你可以先睡一下。」打了個呵欠,已經沒床可睡的不速之客伸展了一下四肢後,對著即將進入夢鄉的戀人說到。
「唔。」將自己的臉埋在棉被中,降谷零發出模糊的應答聲。
應該是有聽見吧。這麼判斷的赤井秀一走到寢室內的書桌邊,再度確認了一次機票上的時刻後,推算著合理的出門時間。
反正到時候零君沒醒的話,我在叫醒他就好了。他想。

「啊,對了。」當被趕下床的人正打算去廚房隨便找些東西充當早餐時,躺在床上原本應該入睡的降谷零出聲叫住的對方:「秀一,你過來一下。」
總覺得沒好事。聽見對方難得的直呼自己的名字,赤井秀一雖然嗅到了陰謀的味道,但還是順著對方的意走回床邊。
「……怎麼了?」

降谷零從棉被中伸出了雙手,小麥色的手掌貼在對方白皙的臉上。
帶著有些惡趣味的笑容,他撐起自己的上半身,緩緩靠近對方。

他的眼下有著明顯的黑眼圈。即使已經近到親上來都不意外的距離,太過了解自家戀人的赤井秀一、卻仍在觀察著對方因為許多天沒能好好休息所產生的疲態。
反正估計也不會真的親上來,大約只是想鬧著自己玩吧。

「欸,」降谷零的聲音喚回了赤井秀一的注意力,帶著笑的藍眼中映照著戀人的身影。
「嗯?」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回話的聲音充滿了濃濃的寵溺。
啊啊,看樣子,即使知道對方是在鬧自己,還是相當喜歡被對方碰觸的感覺啊。
他對於自己轉為愉快的心情感到些些的無奈。赤井秀一帶著淺笑,等待對方的下文。

「──我的行李還沒準備,幫我準備吧?」丟出了出人意料的要求,像是在支付工資似的,降谷零瞇起眼笑著在戀人的唇上落下了一吻:「我現在實在睏得受不了,就麻煩你啦。」
語畢,他帶著愉悅的笑容,無視愣住的赤井秀一,轉身再度將自己埋入寢具之內。

……果然,是有陰謀的啊。
看著已經快速進入夢鄉的降谷零,男子無奈的嘆了口氣。
最終他仍是翻出了對方收在衣櫃深處的行李箱,開始進進出出的幫戀人打理出遠門旅行所需要的行李。

而躺在寢室床上的降谷零,則嗅著自家情人留在寢具上的氣味,睡了一場舒適的好覺。



距離出發旅行,還有10個小時。





TBC……




新坑!希望這30題可以寫完(躺平

 
评论(10)
热度(102)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