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旅遊三十題】路上兩手空空,想幫忙拿東西卻一直被拒絕(赤安)

旅遊三十題。02。路上兩手空空,想幫忙拿東西卻一直被拒絕

原著:名偵探柯南
CP:赤井秀一x降谷零

※腐向,OOC有。
※組織消滅設定有。
※赤安已經交往,但尚未同居。



如果上述全部接受,請繼續往下看。



─以下正文─




從計程車上下車時,降谷零已經完全沒了疲倦的姿態。
搶在赤井秀一之前掏出錢包將車費付清,當他帶著愉悅的心情躍下車時,對方已經從後車廂取出了兩人的行李箱。

「給我吧。」走到赤井秀一身邊,降谷零伸手向對方討要白色的──也就是他自己的行李箱。
「我來拿就好。」面對戀人伸出的手,男子只是淺淺的笑了笑,卻沒有將對方要的東西交出去,反倒是自己一手拉一個,往機場大門走去。
「欸?」沒料到自己的要求居然被拒絕,降谷零愣了愣之後,才趕忙追上去:「你別鬧,快點給我!」
他再度伸手想拿回自己的行李箱,但這次也被對方輕易的躲過了。
連兩次撲空令他皺起眉,公安不滿的看著FBI。

「我沒有在鬧。」看著降谷零毫不掩飾不滿的神情,赤井秀一反而露出了一種連他自己都沒意識到、寵溺至極的表情。他帶著笑意的語氣這麼說著:「我來就好。」





「你到底為什麼不讓我拿?」說不上是開心還是難過,在第十次要求對方讓自己提行李並且被拒絕後,降谷零終於以略顯不悅的口氣問:「我又不是玻璃娃娃,沒必要特別幫我提行李。」

其實,自己現在的心情應該更接近困惑吧。他揉了揉自己的額頭。
他一直都知道赤井秀一是個溫柔的人,但他始終不明白為何他對自己、能夠如此像是沒有底線一般的寵溺著。
就算說這是因為他愛他,難到不是有點用力過頭了嗎?

「寵你不好嗎?」有些疑惑的反問,走在前頭的赤井秀一在穿過機場大廳後,停下腳步側過身看向似乎有所不滿的戀人。一臉不解。

「不,是也沒有不好……」嘆了口氣,降谷零走上前去,幫兩手都拉著行李的FBI調整了一下鴨舌帽的位置:「與其說不開心,不如說有些不能理解。就算是戀人,也未免包容過頭了。」
自己的所有任性、脾氣甚至情緒都被一併接受,難到他不會有任何一點點感到不悅嗎?
簡直沒脾氣得過分。

「我以為被這樣對待,誰都會覺得被重視?」

「的確是覺得自己被你重視沒錯。」思考半晌後,降谷零側過身,在赤井秀一的頰上留下一吻。然後他趁對方呆愣的空隙成功奪回自己的行李箱:「可是,你不需要這麼拼命寵我,我也不會離開你的。試著多為自己想想怎麼樣?」
放假中的公安帶著淺笑,率先再度踏出步伐。

比起這般無條件的遷就他,降谷零更希望這個人可以多替自己著想。
因為不只他希望自己過得好、自己也同樣希望他能夠過得幸福。自己的幸福怎麼樣也不能建立在對方的不斷退讓與包容之下。





赤井秀一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後,才回過神來。
多為自己想想……嗎?
他瞇起了眼,墨綠的眼中帶著笑意。

三步併兩步的追上了降谷零,接著他唐突地放開了行李箱的握把,伸出手拉住了對方並將之拉回自己身邊。
兩人的臉靠得相當近。
另一隻手在唇與唇碰觸時,摘下了帽子,遮掩住他人的視線。

白色的行李箱倒地,發出了聲響。
「──!!!」用力的推開了突然索吻的戀人,降谷零用混雜著震驚與羞恥的表情看著對方:「你、你突然幹什麼啊!」

「如你所說的,多為自己想想。」退了兩步後穩住身子,他聳了聳肩:「我就只是想吻你,所以立刻行動去滿足了這個慾望。只是如此。」

「我不是叫你用這種方式『多為自己想』!」黑髮男子那副饜足的表情,看得金髮男子一陣惱火:「你就不能用點正常的方式嗎!」
他簡直要分不清臉頰的熱度到底是因為火大還是害羞。若要他選擇,他寧可相信是前者。

「正常一點的方式嗎?既然零君都這麼說了,那好吧。」赤井秀一再度走上前,無視了降谷零帶著警戒意味的表情,蹲下身拉起倒在地上的行李箱:「就這樣吧。」
於是一如剛進機場時的模樣,他的左右兩手再度各拉了一個行李箱。彷彿剛剛在大庭廣眾下強吻了戀人的並不是他,男子自在地往櫃台走去。

「等、等一下!!!」降谷零連忙追上去:「你幹嘛又拿走我的行李?」

「你叫我多為自己想想。」赤井秀一沒有停下腳步:「寵你我的心情會變好,所以我想寵你。這也算是一種『多為自己想想』。是吧?」

「……你這人,真的是滿嘴歪理。」挫敗的掩住臉,降谷零總算意識到自己大約這輩子,都改不掉這傢伙對自己的寵溺了。



距離出發旅行,還有3個小時。





TBC……



突然覺得赤安被我寫成笨蛋夫妻檔了…
好崩啊我自己都這麼覺得(掩臉

 
评论(10)
热度(83)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