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旅遊三十題】半夜陪著認床的你爬起來看電視(赤安)

旅遊三十題。06。半夜陪著認床的你爬起來看電視

原著:名偵探柯南
CP:赤井秀一x降谷零

※腐向,OOC有。
※組織消滅設定有。
※赤安已經交往,但尚未同居。
※內容些許沉重,和前幾集風格不太一樣,請不要撐著肚子看,會胃痛(看著line群組的慘況)雖然我自己覺得還好啦(你

如果上述全部接受,請繼續往下看。

─以下正文─



我做了一個夢。
一個,屬於『波本』的夢。

鮮血的氣息黏稠的佔據了整個鼻腔。
穿過了漫長得近乎沒有盡頭的階梯,卻只見一片鮮紅。

原以為自己已經很習慣了夜晚的黑配上血的鏽氣。然而為什麼,這氣味仍是令我反胃。
胃酸的味道瀰漫在口中,像是要連我的唇齒都化掉一樣。
向 下 侵 蝕 。

我似乎吐了,生理性的淚水蔓延著整張臉氾濫。
酸與鹹混雜在一起,讓人難以忍受的苦澀占據了我的全身。
神經正在顫抖著。

雙膝沾染了地上的髒污。
像是碎裂似的傳來了疼痛。

我放聲大哭。

那個人墨色的長髮上多了一抹鮮紅。
而我的心臟上多了一抹黑。
名為恨、名為後悔──

名為寂寞。






「──!」
清晨,五點過半。
降谷零自惡夢中坐起身。

由小麥色肌膚滲出的細汗沾濕了他的襯衫,清晨的氣溫為他帶來了一絲涼意。
他將手蓋在額上,低下頭。

又做了那個夢。

原先以為過了多年已經沉澱的情緒一口氣翻騰湧上,讓降谷零有些喘不過氣。
那些屬於波本的記憶、悔恨與傷痛,他曾經以為自己早已放下了。
事實上只是他假裝放下。那些情緒仍然在看準時機,等待著機會一口氣湧上。

將他吞噬。

無力的將有些濕潤的金髮往後撥,降谷零無聲地呼出一口氣。
去沖澡吧,他想。全身黏膩的感覺相當差。

渡假的開頭就做了這樣的夢,算不算是一個不好的預兆呢?
看都沒看躺在身邊的男人,金髮男子兀自下了床走去浴室。

他怕,只需要看這一眼,自己就會忍不住情緒崩潰。



降谷零其實很明白,那件事並不是赤井秀一的錯。
即使赤井秀一至今仍然不願吐露真相,但聰明如他,早已從這些年的對話中不斷捕捉到的細微線索拼湊出了事情的原貌。

包含自己的戀人為何想要隱瞞此事。

可是,要他釋懷並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他曾經怨過、也恨過,不論是對自己,或是對赤井秀一。
然而這一切最終也都混雜成極度複雜而沉重的情緒,累積在內心深處。
情緒的石塊沉入了心海,而降谷零本人並沒有將他撈起的打算。

任由它沉澱於胸口,並遮掩住自己的雙眼欺騙自己:一切都過去了。

至今仍是如此。

蓮蓬頭灑出足以燙傷人的浴水,將他那柔軟的金髮盡數沾濕,並沿著褐色肌膚的線條滑落。
面對突然翻湧而出的情緒,降谷零咬緊下唇。
溫熱的水奪眶而出。

你會恨我嗎?蘇格蘭。



當降谷零調整好心情走出浴室時,赤井秀一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晨間新聞。
時間剛過六點,外頭微亮的晨光說明的早晨的到來。

公安有些訝異的走到FBI身邊坐下:「怎麼醒了?」他一面擦著濕透的頭髮,一面問著。

「……」赤井秀一沒有回頭看他,雙唇無聲的開闔幾次後,吐出了連他也不相信的理由:「…認床。」
「噗。」這個回答讓降谷零笑出了聲:「在自己家睡覺還認床?」
「啊啊。」不太介意自己的戀人一副嘲諷的表情,男子簡短的回答了。

「是嗎?」然而他並沒有繼續追問,只是收斂起了諷刺的神情,沉默了下來。
自己現在的心情沒有辦法跟對方拌嘴啊。

赤井秀一將電視的聲音調小,降谷零用毛巾擦拭頭髮的聲音忽然變得清晰可聞。
「怎麼了?」不明所以的抬頭看著對方,他停下弄乾自己金髮的動作。
「我幫你。」沒有直接回答問題,黑髮的男子站到戀人面前,接過了毛巾。低下頭,輕輕的幫對方擦起的頭髮。

降谷零沉默著,默認對方的動作。

赤井秀一的動作非常輕,實在很難想像這個溫柔的男人,竟是那名扣下板機取過無數人性命的狙擊手。
而他自己也沒有資格這麼說對方。

其實蘇格蘭,算是我們聯手殺死的吧。他想。

親手殺了對方後,又為了對方的死感到寂寞。降谷零忍不住覺得自己實在太過任性。
可是真的,好寂寞啊。
能夠與自己分享過去的朋友,已經一個都沒有了。

降谷零感覺到自己又快落下淚水。他低下頭,試圖掩飾自己的情緒。

「零君。」而赤井秀一在這時呼喊了他。
「……幹嘛。」
「休假結束前,我們去看看蘇格蘭吧。」

公安猛地抬起頭,眼淚趁機順著重力逃離了眼眶。
「你、為什麼會知道……」
「能讓你哭的事不多了。」FBI用手中的毛巾替戀人擦去眼淚。

「……原來你聽到了。」自己在浴室裡哭泣的聲音,那種不成器的聲音。
「嗯。」終於將降谷零的頭髮擦乾,赤井秀一將毛巾扔到了沙發的扶手上。
他伸出手,把戀人抱進懷裡:「抱歉。」他這麼說。

抱歉聽見了你不想被人聽見的聲音。
抱歉自己沒辦法裝做甚麼都沒聽見。
抱歉那一年的行動害你一輩子痛苦。

「不要跟我道歉。」舉起手緊緊捉住對方的衣襬,降谷零發覺自己又開始哭了。
別跟我道歉,你沒有做甚麼該和我道歉的事情啊。

赤井秀一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抱著對方。



當降谷零終於平穩情緒,已經快要七點。

「好一些了嗎?」裝了杯水遞給對方,赤井秀一有些擔憂的望著身邊的人。
「我沒事了。」揉了揉自己哭得有些發腫的眼,降谷零接過水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抱歉,我又來了。」
「沒事。」被道歉的對象淺淺的笑了,然後他伸手揉了揉對方淺色的髮。

或許這人已經習慣自己偶爾會這樣突然崩潰了吧。

「赤井。」降谷零放下水杯,難得主動的握住了情人的手:「謝謝。」
「不會。」回握住對方搭上來的手,赤井秀一側過身輕輕吻了吻對方的額頭:「不需要對我說謝謝。」
「……你很囉唆耶,老實收下我的感謝不就好了。」皺著眉,被人珍惜的對待反而覺得有些彆扭的降谷零這麼說。

「那,不客氣?」
「嗯。」降谷零抽回手後,張開雙臂給了愛人一個擁抱。






我還是很寂寞。
但是最近總覺得,只要這個人在我身邊,我就能繼續走下去。

或許是因為,我們是一起害死你的共犯吧。

我的愛人會在我被情緒拖入深海時,伸出手將我拉上岸。
真的很對不起,我還沒有勇氣進入那深不見底的海中面對你。

你會原諒我嗎?蘇格蘭。

旅行開始的第二天早上,今日我一如既往,在乞求你的原諒。



TBC……



天啊我一定是負能量累積太多了(抱頭)
自己都覺得這一章的畫風和前幾章完全不一樣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章我大概就恢復正常了…大概吧(抹臉

 
评论(18)
热度(69)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