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旅遊三十題】不熟悉的環境,熟悉的早安Kiss(赤安)

旅遊三十題。07。不熟悉的環境,熟悉的早安Kiss

原著:名偵探柯南
CP:赤井秀一x降谷零

※腐向,OOC有。
※組織消滅設定有。
※赤安已經交往,但尚未同居。



如果上述全部接受,請繼續往下看。



─以下正文─






「零君,你在看什麼?」

清晨的一場小意外後,兩人又回到床上迷迷糊糊的睡去了。等再次醒來,時間還沒過中午。
即將上午十一點。稍做討論後,他們很快就決定跳過早餐,晚些直接外出享用午餐。


距離預計出門的時間還有一段空檔,顯然赤井秀一的戀人並沒有要提早出門的打算,即使肚子已經發出哀嚎,仍然趴在床上抱著枕頭裝死。
一向準備週到的男子發覺另一伴的狀況後,起身到廚房去,將昨晚外出尋覓宵夜時順手帶回來的家庭號牛奶裝進了馬克杯裡,打算讓自己與降谷零可以充飢。

然而當他端著兩杯牛奶回到臥房時,看見的卻是趴在床上的人愉快的晃著裸露在衣物外的大腿,盯著手機看的畫面。是在看什麼這麼開心?好奇心驅使他開口詢問。

「嗯?我在看你當時在來葉山道被基爾開槍的影像。」晃了晃手上的手機,降谷零上揚的嘴角說明了他的心情有多麼愉快:「只要心情不好的時候我就會看這個,很舒壓喔?」
手機螢幕上不是別的,正是他在來葉山道被基爾射殺時,琴酒等人為了監視而拍下的影片。
雖然只是演戲,但為了瞞天過海,他與基爾可是費盡心思,營造出十足真實的畫面,那可是連組織所有人都被騙過的完美騙局,以假亂真的程度堪稱一絕。

將其中一杯牛奶放到了床頭櫃上,赤井秀一捧著自己的那一杯坐到了床上。
「看我被人射殺的影像很舒壓…嗎?」他苦笑著,心情有些複雜。

「嘛,畢竟我也是曾經想殺死你的。」伸出食指推了推情人眉頭緊皺的眉間,降谷零露出了極度頑劣的笑容:「現在的你,我已經捨不得殺了。就讓我看看你詐死的影片過過乾癮吧?銀色子彈君。」

「好吧。」捉住了對方點上自己眉間的手,赤井秀一將降谷零的手拉到唇邊,於掌心落下一吻後才放手:「你開心就好。」
再怎麼樣,都比這個人哭喪著臉好太多了。他想。
憶起稍早對方那落著淚的痛苦模樣,比較之下他很快就對於現在發生的事情釋懷。

再說,降谷零自己都說了『現在的你,我已經捨不得殺了。』那麼他又有甚麼好計較的呢?
最初在戀上這個人時,就已經決定要連他的愛恨都一併包容。既然如此,這點微不足道的、捨棄不了的惡意又如何。
至少零君已經接受我待在他的身邊了。看著關掉了影片,轉而開啟推理影集的戀人,赤井秀一自認對現在的狀況還算滿意。

「零君。」他呼喊了愛人的名字。
「嗯?」而他的愛人回應了他。

是的,這樣就夠了。
從那濃烈的仇恨走一路走到現在,也是條漫漫長路。
所以現在這樣就很足夠了。

「等等吃完午餐,想去哪?」
「這個嘛……紐約好像只有一個地方我特別想去。」
「哪?」
「中央公園。」將影集按了暫停,降谷零轉過頭給了赤井秀一大大的笑容:「陪我一起去騎腳踏車吧?」

「啊啊。」點了點頭,赤井秀一深深的望著身邊的人:「我陪你。」
他傾下身,給了對方淺淺的親吻。

「這是早安吻嗎?」
「你想這麼認為的話,就是。」
「我們可是在渡假,稍微再放縱一些吧?」

降谷零笑了笑,換了姿勢坐起來。
然後他拉過FBI的領子,湊近。

唇齒交疊的瞬間,連舌尖都幾乎麻痺。
或許這個人本身就是毒吧。赤井秀一這麼想著。
而對方纏人的親吻很快的就使他連思考都停擺。



旅行開始的第二天,來自令人失去理智的甜膩早安吻。





TBC……





天啊我是在寫什麼……(自己都超級看不懂在幹嘛
可是我昨天只睡三個小時有夠睏,撐到現在我已經腦袋停擺了啊啊啊
算了算了,之後真的要出本的話再改好了…(多怠惰#
如果沒有要出本的話就…更懶得改(艮

 
评论(15)
热度(51)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