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旅遊三十題】玩玩玩(赤安)

旅遊三十題。10。玩玩玩

原著:名偵探柯南
CP:赤井秀一x降谷零

※腐向,OOC有。
※組織消滅設定有。
※赤安已經交往,但尚未同居。
※第八題的〈吃吃吃〉和第九題的〈買買買〉沒有打算寫喔。
※在我眼中赤安是除了交通和住宿以外,其他都用超平民價打發的假有錢人。(咦
※除了辦事的地方以外都可以隨便張羅。 by和戀人渡假中的FBI探員
※系統提示:FBI探員遭到日本公安揮拳攻擊,笑果十分顯著。(沒錯字



如果上述全部接受,請繼續往下看。



─以下正文─






這些天來,雖然應降谷零的要求,兩人前往了中央公園不少次,但幾乎都是在白天的時間造訪。
兩人預計明天就要離開美國前往下一站,在這之前他們決定趁最後的夜晚,去看看披上夜色的中央公園。

「就算到了晚上還是很多人呢。」晚餐時間過後,他們再度前往目的地。騎著租來的自行車繞過了外圍許多的博物館、紀念館與主題雕像等等建築,即使已經到了位在中間位置的大草坪處,仍然人聲鼎沸。
降谷零停下了車,跳下車改用牽的方式徒步行走。
「畢竟紐約也是個夜生活豐富的地方。」見對方下了車,赤井秀一也跟著將車改用牽的,隨著戀人走到人潮最熱鬧的地方。

大草坪的一角傳來了不少笑鬧聲,一大群人圍在那。公園自有的照明燈將周圍照亮,那些人似乎是在圍觀什麼。
是有活動嗎?降谷零對那處的騷動有些好奇:「赤井,我們過去看看吧?」他轉頭問到。
「啊啊。」一如既往,赤井秀一用簡潔的話語同意了。

兩人牽著各自的自行車移動到了引起眾人注目的地點,往中心張望了一會兒後,才發現似乎是在舉辦什麼比賽。
「拳擊比賽?」看了看被眾人讓出一個圓形的空間,裡頭正在對峙的兩個人擺出的是降谷零十分熟悉的戰鬥準備姿勢:「怎麼會在這種地方辦比賽?」
「大約是單純友誼賽吧,似乎沒有相當正規的規則。」赤井秀一觀察了一下附近的民眾,並沒有看到類似裁判的存在。再說,正式比賽的話似乎也不該在這裡舉辦。

「私賽嗎……」看了看已經開打的兩名選手,降谷零判斷了一下後又改口:「不,與其說是私賽,看上去更像是單純的在用簡單的拳擊技巧互毆。」
「這麼看上去似乎是。」顯然也發覺正在互鬥的兩名參加者貌似沒有相當成熟的拳擊技巧,赤井秀一也跟著附和:「是愛逞兇鬥狠的年輕人聚集在這裡發洩而已吧。」

「年輕人發洩是好事,怎麼樣都強過去混幫派之類的。」用著與年齡不符的娃娃臉說出了十分老成的話,有些矛盾的模樣使得站在一旁的FBI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零君用這張臉說出這種話,真是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他發表了這樣的意見。
「哼,我就是天生長得年輕。誰像你天生一臉老氣橫秋的壞人臉,你羨慕我就說一聲。」撇了撇嘴,降谷零對於戀人的評價不以為然。
「不,我也不怎麼羨慕。」赤井秀一沒有因為戀人嘲諷的語氣而改變表情,他淡淡的說到:「反正,那個長得年輕的日本人已經是我的了。」
「誰是你的啊,該死的FBI!」向對方開嘲諷無效,反被調戲,讓降谷零十分不滿:「我又不是物品,什麼你的我的,誰要變成你的啊,少做夢。」
「不是我的物品,」聳了聳肩,剛被一陣罵的男子依然不太介意戀人炸毛般的反應:「但是是我的戀人。終歸來說,還是『我的』沒錯。」

「……Fuck you,你這滿嘴胡話的老不羞。」
「呵。」赤井秀一笑了。





很快的,他們就發覺了這場比賽的規則簡直簡略得離譜。
比賽的勝負決定在其中一方失去戰鬥能力的時候,換句話說就是打到有一個人倒下為止。然後勝利的一方繼續留在場上,周圍圍觀的觀眾若是有人想挑戰他,就可以自願走上前較量。

「還好目前連勝的那個傢伙很懂得節制。」目光從場中央那名已經連勝六場的金髮白人身上移開,降谷零一邊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確認時間,一邊和身邊的人搭話:「不然不曉得要送幾個人進醫院了。」
「啊啊。」

已經開始有些人離開了,他們兩人因此得以移動到更加靠近中間的位置。
「不過也只是節制而已。」確認了時間尚早,金髮男子收起手機再度看向中央。那名白人少年在其他年輕人中擁有壓倒性的力量,上一場比賽過後已經沒有人願意上前挑戰他了:「其實技術挺爛的,完全亂打一通。不過就是肌肉發達了些。」
可惜的是那個令同輩畏懼的能力,在早就學習拳擊多年的降谷零眼中,和兒戲沒有區別。
「看得出來。」曾經親自與戀人交手的赤井秀一比誰都清楚對方的實力。

感覺沒什麼好看的了,再沒有人出面挑戰的話,這場競賽大約就要畫下句點了。
該走了嗎?才剛這樣想著,矗立在眾人中央的白人少年忽然轉頭往他們的方向直直看了過來。
「嘿,你!」少年口中吐出了道地的美國英文:「就是你,那個金毛的東方人。」
白人少年的手指直直的指向了降谷零。

「欸?」沒想到自己會突然被搭話,還是被隔這麼遠的那名少年搭話,忽然成為眾人目光焦點的降谷零愣了愣:「……什麼事?」他用著相當標準的英文回答。
「過來,當我的對手!」少年這麼要求到。
「不好意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他有些驚訝的反問。

「我說,」白人的手指向日本公安勾了勾:「過來,跟我打一場!」
「我能夠拒絕嗎?」顯然不太想淌這灘屬於年輕人的混水,來自日本的客人表現得興致缺缺。
「不,你不行。」收回手將雙手插腰,有著一身發得肌肉的少年露出了嘲諷的笑容:「過來,還是說你沒有膽子跟我對決一場?」

降谷零是真的覺得有些煩了。
「我沒有任何的義務要陪你打。」同樣將雙手插到腰上,他的語氣開始從驚訝轉為不善。

「嘿,你是日本人,對吧?我剛剛聽見了你跟旁邊那位老兄用日文交談。」
「是又怎麼樣?」
「過來,讓我痛扁你一頓。」白人少年露出挑釁意味十足的表情:「我最討厭,那個自詡能和我們美國平起平坐的破東方國家。過來,日本的娘娘腔,讓我教訓你一頓。」

神經病嗎?這是赤井秀一的第一個反應。很明顯是為了找人繼續打而搞出來的藉口,這傢伙就真的這麼想打架嗎?
不過個白人神經病倒是用對了方式。默默轉頭看著已經握緊拳頭的降谷零,他嘆了口氣。
要激怒這個傢伙,最有效的方式真的就是重傷他深愛的祖國了。

「……有種你再說一次。」
「哈,我說,」發現這招十分奏效,為了讓降谷零主動走上前與自己對打,少年用相當大的聲量回答到:「日本不過是個專產白癡的爛國家,沒資格和美國平起平坐!你這個從日本來的死娘娘腔,滾過來讓我教訓你一頓!我會證明美國比日本優秀!」

「好,很好,非常好。」怒極反笑。一向為自己的國家感到無比驕傲的日本公安,露出了冷冷的笑容:「看來你這個毛還沒長齊的傢伙想討打?那好,我就陪你玩玩。」
脫了自己灰色的連帽外套,降谷零把衣物扔給了站在一旁的赤井秀一後,以只穿著白色T恤和牛仔褲的的裝扮走到了中央。

「這樣才對嘛,日本婊子。」繼續說著不堪入耳的話,少年看了看對方簡便的服裝,用十足瞧不起的語氣問到:「需不需要給你些護具,免得你真的被我揍到認不得誰是誰啊?」
「哼,不需要。」擺出了戰鬥的姿勢,降谷零依舊是那冷到不行的笑容:「不過做為你這句發言的代價,我決定把你揍到連你媽都認不得你。」
那小麥色的雙臂上,浮出了由於用力而產生的肌肉線條。他已經處於備戰狀態。





當降谷零只用了不到三十秒,就放倒了比自己高上近十公分的那位白人少年時,周圍的觀眾都還在狀況外。
「中看不中用。」低頭望著還有意識的白人少年,這次嘲諷的笑容出現在他的臉上:「起來,小雜種。我說過要把你揍到連你媽都認不得。」
說著粗俗到不行的話,正在暴怒狀態下的降谷零簡直像是組織時期的波本,全身散發著危險與攻擊性。
看來零君是真的動怒了。聽見那屬於波本的、參雜著暴力與高傲的說話方式,赤井秀一這麼判斷著。
白人少年搖搖晃晃的站起來,似乎還沒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這樣才對嘛,美國婊子。」用著比對方還要惹人厭的語氣,將對方剛剛說的話扔回去,降谷零再次擺起了戰鬥姿勢:「好好撐住啊,在把你揍到面目全非前我是不會停的。」
他的眼中流露出赤裸裸的怒意與暴戾之氣,直到這個瞬間,少年才發覺自己惹錯人了。
這名長相略顯秀氣的日本人,實際上比在場的任何人都還要可怕。
「好好陪我玩玩啊。」降谷零現在的語氣聽在少年耳裡,一字一句都令他懼怕不已。
由於體格優越而在同齡間戰無不勝的白人少年,此時才第一次見識到真正令人害怕的實力差距。
從這名身形不如他壯碩的日本人身上。





「就算生氣,你也太認真了。零君。」同情的望著真的被揍得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少年,赤井秀一在降谷零終於打得滿意走回他身邊時,開口這麼說。
「哼,我已經手下留情了。」接過戀人遞來的運動外套,他俐落的穿上:「我還沒有把他打到進醫院,已經對他很好了。」

「要是真的鬧進醫院很麻煩。」
「我知道,所以我才沒有這麼做。」聳了聳肩,公安無視了身後的觀眾不斷叫好、喊他上去繼續打的聲音,牽起了自己的自行車:「我可不想為了這種破事,搞得我們明天沒辦法準時出發去下一站。」
赤井秀一對於戀人的回話沒有多做回應,只是配合著戀人的動作,也牽起了自己的車。

兩人在圍觀群眾不滿足的叫囂聲中,騎著腳踏車揚長而去。





「在美國玩得還開心嗎?零君。」
「還不錯。去看了你家,細細的逛過了一直想逛的中央公園,離開前還教訓了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想想這趟美國行也是挺值回票價。」
「是嗎?那就好。」





旅行的第六天,兩人終於要離開紐約這繁華得過頭的都市,前往下一站。



TBC……





對不起我心中的降谷…生氣起來說話超級粗俗(爆
雖然降谷一直都是個很有吸引力的人,也很有氣質,但我覺得他對赤井以外的人炸毛時大約就是這個模樣吧wwww
『憑你也敢來挑釁我?我還不狠狠教訓你一頓。』大約就是這樣的感覺(沒人懂
比較有種,對自己極度自信、甚至到了有些驕傲的程度。而這份驕傲的源頭是來自於他積年累月,不斷精進自己能力、所獲得的那份強大
雖然不會主動去招惹別人,可是一旦被惹毛了就會開啟這種模式
但很可惜的是他對著赤井炸毛的時候就變成這樣:
『赤井你這傢伙!!!!!』然後惱羞揍個幾拳
這種反差我覺得也是個萌點(才不是

順便說一下,旅遊三十題我不會每一題都寫喔,應該會挑著寫寫個十幾題吧XDD

 
评论(9)
热度(76)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