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小小赤井,與安室老師 - 陪我午睡(赤安)

※年齡操作

※赤井→幼兒園學生

※安室→幼兒園實習老師




以上可接受,才能往下閱讀喔!>u<




「安室君。」手上拖著最愛的老師送給自己的布娃娃,年僅六歲、現正就讀幼稚園大班的赤井秀一走到了前段時間才來到幼稚園實習的實習老師身邊,扯了扯對方的圍裙:「陪我午睡。」


「已經說過很多次了,要叫安室老師。」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安室透承認自己對於這個滿腦子小聰明的孩子相當頭痛:「還有,昨天不是說過了,今天開始要自己午睡。昨天是最後一次。」


安室透並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裡得到這個孩子青睞。
據說在自己來任教前,整個幼稚園的老師都對這傢伙相當頭痛。他的運動神經很好,也很聰明,學什麼都快,但他似乎徹底的將這些優點用錯地方。
原則上他在園外亂晃的時間比乖乖待在園內多上不曉得幾倍。


蘇格蘭,安室大學時期的好友也在此任教。他在這傢伙入學後不滿一周,就連三次被派出去找人。
他還記得當蘇格蘭告訴自己,他曾經連續好幾天,在離幼稚園完全不同方向的不同家電動遊樂場抓到這個小鬼時,那語氣有多麼崩潰。


但奇怪的是,在他來實習後,他一次都沒有看過赤井秀一翹課。
安室透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真的要說他做過什麼特別的事,大約就是來這裡上班的第一天,送了這孩子一個布娃娃吧──那還是蘇格蘭提醒自己,最好先準備點東西收買赤井秀一,他才去準備的。
他們都沒想到這一招居然效果拔群。


「陪我睡。」像是沒聽見老師的拒絕似的,帶著小小毛帽的男孩執拗的說著。

「不行。」已經放任這孩子太多天,今天的安室透是鐵了心要讓對方戒掉賴著自己睡覺的壞習慣。


「……陪我睡。」男孩抱起了布偶,加重了扯著圍裙的力道。

「不可以。」再度以嚴肅的語氣拒絕,安室透認真無比的說到:「不是說好了今天要自己睡嗎,秀一?」


「……真的不行?」男孩的語氣有點失望。
「嗯,不行。」

「……安室君不喜歡我了?」一再被拒絕給了年紀尚小的赤井秀一不小的打擊,他放掉了布偶、走上前去緊緊抱住安室透的腿:「為什麼安室君不喜歡我了?我都有好好待在學校裡……」
語氣聽上去竟然有一些哽咽。


「欸?」聽見男孩貌似快要哭出來的聲音,安室透趕緊蹲下身,卻正好與赤井秀一含著淚水的大眼對上。
男孩皺起眉,拉了拉自己的毛帽,想遮住哭泣的表情。但忍不住掉落的淚水仍然滴到地面,在巧拼上留下了水痕。


「嗚……」那強忍的嗚咽聲簡直是一把小刀,準準的插到了安室透的心臟裡。
天,這個孩子居然真的哭了。明明平時是個囂張得沒邊的小鬼,怎麼偏偏哭起來這麼討人疼愛?


「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一把抱起男孩小小的身軀,實習老師在淚水之前挫敗的妥協了:「我陪你睡就是了,別哭了。」他把赤井秀一緊緊抱在懷裡,像是要安撫他、輕輕的拍拍他的背。


「真的?」吸了吸鼻子,男孩的聲音還有一些鼻音。
「啊啊,真的真的。」
「以後每天都可以陪我睡?」
「可以,我陪你、都陪你。」安室透第一次發覺自己對小孩的眼淚這麼沒轍。


「嗯,那就好。」擦了擦自己的眼淚,赤井秀一掙扎著從安室透懷裡跳下來後,揉了揉自己的臉:「那我們去睡覺吧,安室君。」
語氣之平淡,簡直就像方才哭泣的人不是他似的。


「……咦?」等等,這傢伙的聲音……
看著赤井一臉得意的拉著自己的手往午休室走去,安室透突然覺得自己根本蠢得有剩──居然被一個小孩擺了一道!
「你假哭?」他不敢置信的問著男孩。

「為了讓安室君陪我睡覺,」赤井秀一轉過頭,露出了屬於小孩的、帶著些許頑皮的笑容:「用點適當的心機是必要的。」
「你這小鬼……!」


抽回了被對方拉著的手,安室透氣得炸毛:「給我自己滾去午睡!」
他伸出手用力的指著午休室,要眼前這個讓他想掐人的小鬼自己進去。


「安室君……」哽咽。看來是打算故技重施。
「同一招對我沒有用。」安室透撇過了頭。

「好吧,安室君討厭我了……」男孩再次低下頭。
「……。」我沒說我討厭你啊!安室透在心裡吐槽著,表面上卻仍是不動聲色。

「安室君再也不願意陪我午睡了、嗚……」
「……。」
「安室君都不說話,果然討厭我了……嗚、哇啊啊啊──」小孩的哭聲擴散開來,嚇得安室透連忙將視線轉回對方身上。
啊,慘了,這次看起來是真哭。


「啊啊──好、我陪你睡!我陪你睡!你這傢伙真是,啊啊!」再次敗下陣來,安室透煩躁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後,將赤井秀一抱起來:「我陪你睡還不行嗎!」


赤井倏地停止了哭聲。

「嗯,可以。」他擦了擦自己的雙眼,又恢復了平時的模樣:「安室君陪我午睡。」他笑得愉快,將臉頰湊上去,小孩子柔嫩的皮膚磨蹭著安室透奶茶色的面頰。

安室透簡直覺得自己不小心招惹到了一隻小惡魔。
媽的這傢伙又給他裝哭!


「……」在任命陪對方去午睡,以及將對方摔下去一走了之兩個選項之間掙扎了許久,最後安室透還是挫敗的吐出了一口長長的氣:「……唉。我知道了,陪你睡。」
這小鬼到底對自己多麼執著啊,他實在覺得誇張得荒謬。

他重新調整了抱著赤井的姿勢,一邊任由對方將臉頰貼在自己的頰上,一邊移動到了午休室。
這個陰險的小鬼。他在心裡恨恨的想。
不過一見到這傢伙的眼淚就心軟的自己,似乎也沒資格抱怨就是了。


安室透突然覺得自己的實習之路還有很多難題,特別是關於這個男孩的難題,等著他去克服。




Fin.




寫給噗浪上小伙伴的糧食

不太習慣LOF的分段方式所以有點亂嗚嗚嗚嗚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樣的小小赤井!

 
评论(4)
热度(52)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