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個動漫宅宅。
合奏深坑。
目前主耕合奏,朔間兄弟可逆、雙子、泉真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Merry,Birthday!(維勇)

原著:ユーリ!!! on ICE
CP:維克托·尼基福羅夫x勝生勇利

※腐向,OOC有。
※時間點在大賽結束後,兩人一起回到長谷津。
※文章非常短。
※因為到處跟朋友發願說,如果12集是HE我就寫生日賀文。
※所以雖然提早了一天,維克托生日快樂!

──以下正文──


維克托承認,自己其實並不是在意生日的人。

當然,遇到他人的生日時,最基本的一句祝福仍然不會少,不過能夠讓他記起生日的人實在不多,通常他都是在見到他人給壽星送上禮物時,才會驚覺有人生日。
就連他自己的生日,若不是因為在聖誕節這樣特殊的日子,恐怕維克托也不會記得吧。
即使每年雅可夫和其他同個冰場的練習夥伴,都會給他一些小禮物,但似乎是因為大家都明白他並不在意這些,盛大的慶祝倒是一次也沒有。

可是今年不太一樣。這麼想起來,這似乎是他第一次生日時不在俄羅斯。以往參加完賽後宴會後,他都會立刻回到正值嚴冬的祖國,畢竟一直拜託別人照顧馬可欽也不太好。

海風吹起來有些寒意,維克托將裸露在外的雙手放進了口袋裡。就算是在長谷津,在這樣的時節氣溫也挺低。特別是海邊的風,吹起來令人感到有些刺痛。
勇利的鼻子都被吹得有些紅了呢。望著前方一邊走一邊和馬卡欽玩鬧的人,維克托思考著是不是該叫對方戴上口罩。

「勇利,」叫住了被愛犬趴著大腿的伴侶,他拿下了自己的圍巾,走近對方後仔細的將那人有些凍紅的臉包裹起來:「你看看,鼻子都冷到變紅了。你是想趁聖誕節當紅鼻子麋鹿嗎?」用食指戳了戳勇利冷得有些發疼的鼻尖,在看見對方微微皺起眉後,他淺淺的笑了。

「啊……抱歉,太急著出來,所以忘了帶上圍巾。」拉了拉還留有殘溫的深色圍巾,勇利也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這樣維克托不冷嗎?」

「放心。跟俄羅斯的冬天比起來,這點溫度很舒適。」將防風大衣的領口立起來,並把拉鍊拉到底,維克托認為自己這樣就足夠保暖了。
只是一直戴著手套的手此時脫離的皮革手套的保護,讓他有點不習慣。再度將手放回口袋,他輕輕的用右手拇指撫過無名指上光滑的金色戒指。
明明是金屬的質感,卻讓他有種正在散發溫度的錯覺。

就算是為了保暖,也一點都不想遮蓋這枚戒指呢。

「所以,」蹲下身來看著馬卡欽,在任由馬卡欽改變目標趴到自己腿上的同時,維克托終於開口詢問了:「勇利一大早特地拉著我出門,是為了想在早上吹海風嗎?」
嘛,想也知道不可能。

勇利沒有回答自家教練的提問。
他盯著對方收在口袋裡的手,沉默了一下後,反問:「維克托最近不戴手套,是因為我送的戒指嗎?」
他從還在西班牙時就很想問了,似乎從他送了戒指後,這個人就再也沒有把那雙皮革手套戴上了。

「嗯?」聞言,維克托伸出了右手。在晨曦的照耀下,戒指反射著微光:「嗯……可以這麼說吧。畢竟是勇利送的,我可捨不得把它擋住呢。」
笑著這麼回答,那是一點虛假都沒有的實話。
不論是什麼樣的事,兩人之間都已經不需要什麼隱瞞了。

「果然。」聽見這樣的回答,勇利如釋重負般的吐出了一口氣:「還好我沒有猜錯。」

「怎麼了?」揉了揉愛犬的頭,維克托站起身,有些不解的偏頭看著對方。

「猜錯的話就糗了。」轉頭從隨身的包包裡撈出一個仔細包裝的淺藍色禮物袋,黑髮的青年這麼說到:「如果不是這個原因的話,這個東西就派不上用場了。」

「那是什麼?」

「維克托的生日禮物喔。」把手中的禮物遞了出去,勇利的雙頰染上了些許的淺紅。
那到底是因為寒風還是害羞呢,接過禮物的青年這麼想著。

「生日禮物啊……」饒富興趣的捏了捏禮物,似乎是什麼軟質的東西。難道是布料嗎?憑藉著觸感,他這麼猜想:「我可以現在拆嗎?」

「嗯。」點了點頭,似乎是因為自己準備的禮物即將被拆開而感到害臊,勇利將視線移開,看向正因晨光而閃爍波光的海面:「我只是想在這個地方送禮而已,在哪裡開維克多可以自己決定。」

「這裡是我第一次嘗試對你敞開心胸的地方,所以我想在這裡把禮物送給你。」
褐色的雙眸如同海水一般,在朝陽的照耀之下,波光粼粼。
連同其中滿溢而出的感情一起被壽星收進了眼底。

「那麼,我就不客氣了。」勾起唇角,維克托輕輕的拉開綁著禮物袋的緞帶。伸手觸碰禮物時,最先感受到的是柔軟的皮革材質,拿出實體一看,原來是一雙防風手套。
材質沒有他原先的那雙好,但也算是上等的質料。
不過令人更感興趣的是,其中一隻手套的無名指處大約一個指節的範圍,布料從皮革被替換成薄紗材質。那層純白得近乎透明的薄紗,摸上去十分舒適。
薄紗周圍還留有加工的痕跡,白色的縫線看起來不太熟練卻十分仔細的將兩種不同的布料牢牢連繫在一起。

「啊、那個,」回過頭發現維克托正在觀察縫線,勇利略顯尷尬的搔了搔自己的臉頰:「加工是我自己做的,但是我已經很久沒有做針線活了,所以縫得不太好……維克托覺得難看的話,我可以拿回去請我媽媽拆掉重新縫過。」

「不,這個就好了。」立刻搖了搖頭,彷彿在佐證自己的發言,壽星很快的將禮物戴上了雙手:「勇利為我做的,就會是我最想要的。」
金色的指環恰好落在薄紗的範圍之內,微微光芒透過紗質布料映入兩人眼簾。
不似原先有些張揚的光芒,而是被轉化成另一種更加溫和、更加令人動心的屢屢柔光。

維克托笑著的臉上也浮起了微紅。
這個人,果然很漂亮呢。在被伴侶抱住的同時,勇利忍不住閃過了這樣的念頭。
如此美好的這個男人,現在正因為自己的禮物而笑得開懷。

「維克托很喜歡嗎?這個禮物。」感覺到對方把臉頰埋在自己肩頸上磨蹭著,他問。

「嗯,非常喜歡。」語氣中帶著笑意,被稱為冰上傳奇的男子此時卻笑得像個孩子:「這是我收過最好的生日禮物了,謝謝你,勇利。」
他的戀人簡直貼心得令他化開了。感覺到雙手的溫度慢慢回暖,一向不在意生日的男子第一次因為一份生日禮物如此開心。

「是嗎?」終於放下心來,勇利伸出手環上了維克托的背,兩人緊緊相擁:「你喜歡就好。」
能夠讓你開心就好。將面頰貼上對方的肩,他小聲的在壽星的耳邊說:「Happy Birthday,維克托。」

「Merry Christmas,勇利。」沒能忍住親吻的衝動,維克托抬起頭在戀人的唇上留下了輕輕的一吻:「你真是我今年最好的聖誕禮物。」

勇利瞇起眼笑了,取代回答的是另一個帶著祝福的親吻。

啊啊,這可怎麼辦呢。維克托有點懊惱的想著。
這麼一來,自己不是會變得開始期待每年的生日到來嗎?
真是不像自己啊。

拉著勇利的手,維克托打算把人拉回溫暖的家裡享用完早餐後,再來思考今天這個特別的節日應該帶對方去哪裡才好。
十指相交的手即使隔著手套也傳來溫度。

這個人果然是令自己吃驚的高手呢。
如果是勇利的話,即使變得不像自己,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吧。

早晨的長谷津,迴盪著兩人聊笑的聲音。
那是一種對未來充滿期望、極其幸福的語調。

以後每一次生日,肯定都會有更加令自己心動的事吧。
能夠遇見勇利,真的是這輩子最幸運的事。

「總覺得,遇見勇利讓我把這輩子的好運都用完了呢。」
「怎麼可能,──」

笑聲穿過了寒冷的海風,將溫度送進了彼此的心裡。

Fin.

後記:
我實在太喜歡結局了嗚嗚嗚嗚嗚嗚
真的是看到眼眶泛淚啊TTTTTT
拜託請你們一定要幸福下去!

 
评论(5)
热度(163)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