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和淨

只是個動漫腐宅
合奏/FGO深坑
》目前主耕《
合奏,朔間兄弟可逆
FGO梅林x羅曼
偶爾維勇(YOI)、赤安(名偵探柯南)

遊戲《艾爾之光》Add一生推!
年下攻/兄弟屬性本命

LOF現在發不了文了,請移駕到下面網址:
http://summer1993.blog.fc2.com

短篇集錦/轟出only/綠谷生日快樂!

趁小天使生日,試試看能不能用手機堅苦的更新


原著:我的英雄學院(僕のヒーローアカデミア)
CP:轟焦凍x綠谷出久

※腐向,OOC有。
※想到什麼寫什麼。
※其實前後文應該沒有關係。(乾
※順便蹭個出久生日快樂!

──以下正文──

01. 過去的傷將成為今日的教條

職業英雄焦凍雖然總是冷著一張臉,但跟他合作過的人都清楚,他是個相當體貼而且聰敏的傢伙。
對於自己的伴侶英雄木偶,焦凍更是體貼入微。
同性交往這種事情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隨著全世界的風氣成為常態,但是性格一向低調的兩人並沒有大肆宣揚交往一事。只不過,也沒有特地隱瞞就是了。所以這早就成為公開的秘密。
要說為什麼的話──只要看見夏天兩人一起晨跑時、焦凍總會體貼的替木偶將備好的運動飲料冰鎮;或者看見冬天兩人一起外出時、焦凍主動替木偶暖手的模樣,認何人都會立刻發覺這其中蘊藏的情感。

「話說,轟君。」某次同學會時,御茶子趁著綠谷去阻止喝醉的青梅竹馬砸店的空隙,找轟搭了話:「你一直對出久很好呢。」
「嗯?」放下手上的飲料,轟微微側過頭看著這名過去的同學,有些不解的問:「對自己的另一半好,這不是很理所當然嗎?」
「唔,是這樣沒錯……」即使如今已經從稚氣少女蛻變成帶有魅力的女人,御茶子用食指抵著下唇思考的樣子裡,仍然存有一些學生時期的青澀:「但是,該怎麼說呢。我覺得這件事出久自己大概也有感覺到,只是沒說出口而已吧……」
「什麼事?」
「我是指,關於『轟君對出久太好了』這件事。」御茶子說。

「……?」轟還是那張冷臉,可是同班了三年的御茶子,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看見困惑。
「這麼說好了,」她苦思著該怎麼讓眼前的老同學明白自己的意思:「雖然對自己的另一半好,的確是大部分的人會做的事,但轟君已經做得讓人覺得『超越普通人』的程度了呢。」
「啊,當然不是說這樣不好啦!這件事本身沒有好壞,只是看起來有點讓人疑惑而已。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出久不開口問你的原因吧。」頓了頓,她又立刻擺著手澄清。

「……是這樣嗎?」思考了幾秒,轟淡淡的回答到:「因為我不明白,一般來說該對另一半多好。我沒有這種經驗、也沒能從父母身上學到這些。」
「啊,抱歉……」
「沒事,妳不用道歉。」打斷了御茶子的道歉,他把視線放回眼前的飲料杯上,舉起飲料杯後喝了一小口,才又繼續開口說:「……小時候的事情,對我來說已經不是禁忌話題了。」

「……而且,我答應過母親,絕對不會成為像父親那樣的人。」
「不論這個社會給他多高的評價,也不能改變那傢伙是個不合格的丈夫與父親這個事實。我答應過母親,如果遇到想一起走下去的對象,我會盡我所能對他好,無關對方是男是女、是強是弱。」
「我只是在兌現跟母親之間的承諾而已。」看著隔了兩桌的戰爭區,那站在中心點一邊試圖拉住爆豪、一邊忙著跟店員道歉的青年,轟的眼神突然有說不出的溫柔,就像是要流出水似的。
「而且我覺得,他值得我這麼做。因為,他絕對不是會辜負這份情感的人。」

02. 夕陽之下,人們終將歸巢

回顧英雄焦凍與英雄木偶兩人相識的過程,焦凍對於木偶的愛慕之情是從何而起、如何茁壯、怎麼化為戀心,都非常清楚。
不過,木偶到底是在何時傾心於這名表面不苟言笑的英雄,這件事連他們兩人當年的同學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所有人只知道,回過神來,那兩人就像是理所當然似的走到了一起。
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件、也沒有什麼羨煞眾人的浪漫告白。只是就這麼慢慢的、淡淡的,走到了一起。直到如今,他們身邊總會有對方的身影,已經成為如此自然的景色。

誰也沒有去問過英雄木偶,到底是如何愛上英雄焦凍。畢竟他們雖然對於戀情不隱瞞,但也十分低調,以致於使得人們覺得貿然詢問都顯得有些無禮。
直到某次,綠谷被事務所來實習的雄英學生詢問起,他才第一次在別人面前談起這件事。

「我已經忘記了耶。」抓了抓自己蓬鬆的頭髮,綠谷帶著雀斑的臉頰因窘迫而有些微紅:「跟大家一樣,我自己也是回過神來就發現轟君總是在我身邊。」
「嗯……不過告白的話,是轟君向我告白的。當時想都沒想過,像他這麼優秀的人,會向我這樣不起眼的傢伙表白呢。」他有點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
「但,如果要問讓我產生『啊,我想留在他身邊』這種想法的瞬間,大概就是轟君盯著我看的時候吧。

轟的眼神中總是充滿了無語的請求,綠谷想。或許他自己沒有發現,可是轟在凝視著綠谷時,眼神裡總透露著一股渴望。
那是不帶任何情慾、不帶任何顏色,通透乾淨、讓人不忍拒絕的祈求。
異色的雙眼只是靜靜的告訴著綠谷:請留在我身邊。
縱然整個世界都剝奪了他生存的空間,但唯有這個人的身邊,永遠會渴求自己的存在。
綠谷覺得,自己就是在發現這件事的瞬間,愛上了轟吧。
發現這個彷彿擁有全世界的少年,卻比世界上任何人需要自己。

「只要被轟君靜靜的看著,我就會有種『這個人身邊,就是我該回來的地方』的感覺。僅此而已。」
就像夕陽西下時,禽鳥總該歸巢。
當他凝視著我時,讓我覺得自己該回到他身邊了。
那裡會是我永遠的歸處,是我安心的巢。
對綠谷而言,這就是他對轟全部的愛了。

03. 若二十年後仍能維持這和平

突如其來的電鈴聲,讓綠谷引子著實嚇了一跳。
依然是20年前的那間小公寓,即使自己的兒子早已成為新一代的「和平的象徵」,然而一向簡樸的綠谷一家卻沒有打算搬離這間住得舒適的住處。生活必需品的品質變好了,除此之外他們的生活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噢,還有綠谷出久搬出家裡了。現在這間公寓的住戶剩下綠谷夫妻,然而丈夫偶爾出差的日子,就成了引子一人閒適生活的空間。家還是像以前一樣,就如她一如既往默默的等待著家人們回來。

這個時間點,會是誰上門來呢?看了一眼時鐘,現在時間才臨近中午,平時這個時間,是不會有人來訪的。
這可麻煩了,早上出門散步時,綠谷引子才一個不小心將自己的腳踝給拐了,雖然很想快步走去開門,無奈是力不從心。
「稍等一下──」對著門口這樣喊著,她努力的單腳從沙發站起來。腳踝腫脹又疼痛,她只能試圖一拐一拐的走去開門。
然而才踏出第一步,大門的鎖被鑰匙打開的聲音卻讓她愣住了。
「打擾了。」熟悉的青年嗓音讓綠谷引子很快就認出了打開自家大門的人是誰。
果不其然,隨著門被關上的聲音,不出幾秒,提著紙袋的轟焦凍就熟門熟路地走進客廳:「中午好,媽媽。」

「還想說是誰呢,原來是焦凍啊。」確認了是自家人後,綠谷引子坐回了沙發上:「今天不用去事務所嗎?怎麼跑來這裡了?」
「今天我休假。出久跟我說了妳早上拐到腳的事,我就過來了。」把手上的紙袋放到了客廳的桌上,轟焦凍脫去了外出的外套,坐到了引子身邊。
「那孩子真是的,我只是問問他今天有沒有辦法代替我,去機場接爸爸回國的飛機而已,怎麼什麼都跟你說了。」
「因為出久很擔心妳。下午我會去接機,不用擔心。」稍微把自己的袖管往上捲了一些,青年向伴侶的母親說到:「媽媽,可以讓我看一下腳上的傷嗎?」
「嗯,謝謝你,焦凍。」瞇起眼笑了起來,婦人拖下了室內鞋,將腫脹地傷處放到了沙發上:「一轉眼,你已經喊我媽媽喊得很自然了呢。明明剛開始的時候彆扭得不行。」

「畢竟都已經二十年了……」轟焦凍小心地捧起綠谷引子受傷的腳,稍微觀察了一下後,很快得出了結論:「不算太嚴重,熱敷跟冰敷交替著、敷上半個小時應該就可以消腫了。」
說著,他將左手蓋上腫脹的部位,如今,使用個性幫忙熱敷或冰敷這種小技巧,對他來說已經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麻煩你了,幫了大忙呢。我自己一個人在家的話,不論要冰敷或熱敷都很不方便啊。」
「嗯。」過了20年,轟焦凍依然是當年那個看似有些冷漠,但骨子裡卻體貼溫暖的人:「我順便帶了點壽司過來,想著腳扭傷應該不方便下廚。」

「焦凍還是一樣細心呢。」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綠谷引子伸出手,在青年微低的頭上輕輕揉了揉那柔軟的髮絲:「幫忙處理運動傷害的手法也很熟練呢,出久那個孩子沒有少麻煩你吧?」
「嗯,畢竟是那樣的個性,偶爾會有扭傷或拉傷也是難免。」轟焦凍非常誠實的承認了。想了想,他又補上了一句:「不過有我在,不用太擔心。我會盡力阻止他受傷。」
「焦凍真是可靠呢。」停留在青年頭上的手拍了拍,綠谷引子說到:「不過,不只是出久,你也要注意別受傷。」
「……好。」沉默了半晌,他才簡短的給了回應。
婦人收回手,勾起了淺淺的笑。
這個孩子,過了這麼多年,即使已經能自然的稱呼自己為媽媽,但唯獨面對自己關心的話語還是會顯得彆扭啊。

只要綠谷出久可以過得幸福快樂,綠谷引子就覺得心滿意足了。
所以,對自己的兒子選擇跟同性度過接下來的人生這件事,她看著兒子開心的笑容,也毫無芥蒂的接受了。她不在意能不能抱孫子什麼的,綠谷出久的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兒子的伴侶是一位優秀的青年。但同時,也是個經常露出寂寥神情的孩子。相處久了,綠谷引子也很自然的將轟焦凍當成第二個兒子一樣關愛。
她喜歡看見兩個人在她面前,一起笑著喊她媽媽。對她而言,這就是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大的幸福了。
事實證明,轟焦凍是個值得綠谷引子這麼疼愛的人。在有點冷漠的表面下,她能夠感受到他獨有的溫柔與體貼。不只對綠谷出久如此、對於伴侶的家人也是一樣。
如果是這兩個孩子的話,即使在許久之後的將來,自己早一步先走了,他們也能夠互相扶持,走過人生剩下的道路吧。

「……焦凍。」看著換了一隻手幫她的患部冰敷的青年,綠谷引子輕聲喊著他的名字:「謝謝你,出現在出久的人生裡。從今往後的人生,那孩子還要繼續麻煩你了。」
轟焦凍抬起了頭,異色的雙瞳與婦人四目相交。
「……好。」露出了少見的微笑,他簡短卻確實的點了頭。
 
等焦凍去接爸爸回來後,上次新做的蕎麥麵醬汁正好可以讓他帶回去呢。綠谷引子想。
如果這兩個孩子會喜歡這次新嘗試的味道,那就好了。

後記
滑壘祝綠谷小天使7/15生日快樂!
把噗浪上的短篇整理一下放上來了
轟出這個CP在我心裡
是一個「在彼此身上得到存在意義與支柱」的CP
既溫柔又平淡,卻是最安穩的
希望他們都能成為足以撐起新時代的強大英雄

無論如何都不要認輸啊!我們的Hero!

评论
热度(21)

© 夏和淨 | Powered by LOFTER